Sign up with your email address to be the first to know about new products, VIP offers, blog features & more.

Travelogue

Journals to elsewhere.

普陀

Posted on 0

早上七点就出发,在朱家尖做常规船到普陀。除夕的时候海上十级大风,本来担心今天会停航。

幸运的是,下了船发现白云背后隐隐的蓝天,太阳偶尔露个脸,在海上洒下一片混黄的光芒。光线透过云层落在蒸着水气的海上是很奇迹般的感觉,仿佛会有什么顺着这条飘忽的道路下到人间来。我们顺着右边的路先去了南天门,是一个石头…

萧邦萧邦

Kissin和Ashkenazy合作萧一的消息是年初就听说的,但是因为不来香港,所以在朋友的鼎力支持下决定去首尔听。一个是以十二岁之龄现场录音萧邦两首协奏曲的神童,一位是萧邦大赛出身的钢琴家兼指挥,两者都与萧邦有千丝万缕的牵扯,让人有种缺席了便是人生一大憾事的感觉。

盼了几个月,11月17日这天走…

草原记

写了太多编年体游记,这次来写纪传体。节气立秋,风有些凉。

从多伦到乌兰布统的路上(多克线),中途草原的曲线很像塞罕坝的样子,我们停车下来休息,把米兰放出来,没有拴着。她先是去了有牛的一边,但也没靠近,突然就转头,越过了公路,跑到了另外一边的草场里。仿佛终于有了那么大面积的草场让她奔跑,这个欢…

木兰秋围

Posted on 0

8月12日那个星期我们开车去了塞罕坝。时间,地点,人物。

起因是为了磨合一下我们的Koleos,不过游玩本就没什么缘由,觉得天气不错便想出去玩,随便找个近点的地方就好。我们把后座的一个座椅放倒,这样连着后备箱有很大的地方,铺上席子,便是米兰的地方。米兰对于车的喜爱远远超过于宾馆,或者外面的世界。我…

十年旧宫

距离上一次去故宫也有十年光景了。儿时的记忆,无非是红墙琉璃瓦,退了色的天空,长长的甬道上空无一人,随处可见游人涂鸦。展览的东西也模糊着有些印象,高堂阴暗,几个摆件套在玻璃罩子里面,微冷。

一早到的故宫,金水桥上已比肩接踵,人群紧促地往午门蠕动,春朝暖阳,一扫午门前几世的冷清与阴霾,人声鼎沸,不…

流浮山

21日的时候宿舍强制郊游。12点半买了块Pizza去集合,小巴的司机水平很差,油门一哄一哄的,于是不到一个小时的路,我晕车了。下车的时候带着一种厌恶,这样的车程在北京恐怕还是城区,而我们已经从香港的东边到了西边。放眼望去,又是山,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正身处农村。第一站是一棵许愿树,所有红布条都已经清…

行走的冬——記2008年年末出遊

爸爸說,要開車跑跑才知道路有多長,看到了路標才知道距離有多近。

2008年12月20日,第一天,北京至武漢
我發現我們每次自駕游都有一些傳統,比如每次都計劃六點半出發,但通常只是剛剛起床。今天出發已經早上七點四十左右了。北方的天是平緩的漸變色,即使濃重,也充滿了水彩的質感。

昨天晚上已…

定風波:内蒙古-興安嶺

第一日:山雨濛濛
8月10日早上,不到六點,一家人就起床,匆匆洗漱後(雖然還是花了不少時間),在七點鐘離開家門,向北。北京的天很陰沈,這是奧運會開幕第二天,我們開著載滿吃穿的坐駕,還有米蘭,或者可以把米蘭包括在”我們”之內,向著懷柔,走上111國道。郊區的沿路都可以看到帳篷,似乎是多少米之內的志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