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Category

Nuance

All about my life.

  • Nuance

    青山綠水

    在我十八歲得知自己毫無選擇地要來香港上大學之前,我真的從未想過自己會來這裏,而我生活在這座城市的七年裏,我持續性地覺得自己不會在這裏連續待三年以上。事實上,一直到可預見的三十歲,我都會是這種充滿暫住感的心態。 剛來的那一年,我想大三要去交換。後來因為想完成的東西太多,沒時間去交換,又想研究生可 ……

    August 5, 2014
  • Nuance

    In Light of Free Spirit

    周末去外婆家照全家福。阳光穿过树叶,地上一片斑驳,绿水人家绕。 不知为何,读完As I Lay Dying以后,总会有一些书中的意识流片段在梦醒时分莫名回放。 但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 (像jingjing一样只发个照片写两句话可真轻松呀。) ……

    July 15, 2014
  • Nuance

    No Gardener’s Soul

    父母周游美国的这一个多月,托付了无数花草给我。 怎奈我欲将心向花草,花草却爱拂我意。虽然也按照规定每周浇两次水,每周浇一次水,但是在上周一阵狂风骤雨之后,看到院子里满地的枯叶,抬起头来,才发现架子上的猕猴桃都已经枯了,这些年郁郁葱葱到处沾惹蜜蜂的嫩绿在不经意间已经消失了。我内心拔凉。 其 ……

    June 12, 2014
  • Nuance

    26 & 7

    就这样到了新的一岁。如果按照虚岁来算,据说要开始行大运了。希望是真的。 兜兜转转,我想十年前的自己是万万算不到自己如今的路的。茨威格地下有知,一定老神在在。 ……

    May 25, 2014
  • Nuance

    耳洞那点事

    我是一个对自己身体非常娇气的人,而且我不打算改变这一点。 基于这项事实,我的每一次身体发肤的改变,都非同寻常地纠结。比如,牙齿正畸时候拔牙,罗教授把那颗如示意图一样完整的牙放在我面前时,我简直泪如泉涌,搞得一屋子医生护士不知所措,我感受到了一种对我“原本的”身体的浓浓的不舍,而这种不舍时不时就会出 ……

    April 13, 2013
  • Nuance

    记ICC

    公司楼下总有只工作犬在执勤。 那是一只棕白配的可卡犬,毛色并不丰满。身上穿着背心,上面用荧光绿色标注了它的名字,Brandy。我不知道它的职责是什么,但它总是一动不动地坐在一块灰色的半米见房的地毯上,旁边是它的训养员,着工装,开脚而立。 它通常会在下班高峰来临前就结束执勤任务,而在此之前它永远表 ……

    January 28,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