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nique

做个保守派

April 6, 2012

身为一个双子座,或者因为家庭传统,又或者阴差阳错去学了计算机,总之我一直对新鲜的科技事物保持着浓厚的兴趣与热情,有了什么稀奇玩意都不会错过,消息灵通。但最近的一些发展,比如Google出的概念眼镜却让我不得不开始怀疑,什么时候才是应该停住审视一下,我们走的路到底对不对?

两三年以前,我还是一个天真的民众,写写博客,上上社交网站发牢骚,没事再搜搜有意思的东西。那个时候还用超市的会员卡,攒攒积分,觉得天下太平。好景不长,我上了一门叫做数据挖掘的课。本来我觉得,统计有什么用(惭愧,我还是个学统计的),无非是看看大众的表现,跟自己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去,而且准确率也不高,什么都是建立在正态分布的假设上。等到了数据挖掘,发现完全就是另外一个路子了,或者说,有种很暴力的感觉。数据的这个那个问题,没关系,量大就行,总能挖出些有用的东西,去伪存真。人们总是高估了自己的独特性,本来人与人之间就没有那么不同,就算是真的小众,也还是“众”,还是可以学个模型。更何况人的所作所为大多都是可以预见的(对此没什么可愤怒的),只是有的人更善于此道,偶尔被形容为情商高。也许让这些情商极高洞察力极好的人去人工学习一小部分数据,也能发现同样的规律,但耗时太大,所以一直以来民众倒也安全,能维持着自己独特性的假象。但当机器学习被大量运用的时候,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就无一幸免。购买纪录,交通纪录,搜索纪录,各种互动行为等等,都统统不断纪录并且备份着,而人们早已被迫签订了不平等的隐私条约,只能听天由命,盼着存有数据的一方不要没了良知。

还记得上个世纪,奥本海默在制造原子弹的时候也想不到人类真的会把这些东西用在同类身上,但概率上来说,总存在不善良的人。

我们的数据被用在了什么上面呢?超市的购买纪录可以挖掘出来什么东西经常一起被买,于是这些东西被放在一起促销;地点信息可以用来发现生活范围和行为,人的规律生活被一网打尽;搜索变得个性化,越符合口味的东西被谄媚般排在越前面;至于各种社交信息更是一大热点,用户和哪些用户什么时候建立了联系,之间有些什么互动,互相之间有多大的影响力……想想吧,你今天上了一个黄色网站,或者更糟糕,调查了一些自己内心的小秘密和困惑之类的,那么这些东西都被浏览器保存了下来,所谓不保留搜索纪录不过是个假相,你没有权限而已,在很多公里外的某个数据中心,你的用户ID和你的搜索纪录,去哪些网站点过哪些连接,哪个页面停留多久,都被永久保存了下来,且不封存,时不时会被科研人员拿出来做做挖掘,学习一把。

当然,用户隐私不是我今天想说的主题,倒是根据我们的隐私越来越精准投递的广告值得拿来说一说。广告,几乎已经是现在所有网络公司的收入来源了,近两年更如蝗虫般铺天盖地,找到一片净土是难上加难,它带来的利润和效果也是为什么我们的数据如此宝贵的原因。君不见Facebook如今连每一页照片旁边都是一串广告。之所以恼人,就是因为他们手里握着你的各种个人信息和好友信息,可以很准地把你会心动的东西发给你看,这种广告的诱惑很大,又因为你自己也为这个诱惑推了把手,所以更加挣扎。我个人非常讨厌这种促销手法,掏钱总是得买自己主动想要的东西,而不是别人提到了什么,让你恰好想起来自己也可以买一个。活在这个年代,没点抗忽悠的能力会把自己搞得精疲力尽,完全淹没于各种商品和活动。但这些个性化的广告,让抗忽悠越来越挑战,他们马不停蹄地向你扑面而来,在纷乱的页面上到处乱挂,让你更加纷乱,仿佛不停在耳边聒噪,说“掏钱吧掏钱吧掏钱吧”。老实说,我宁愿付钱给Google和Facebook换来没广告的安宁。

我总觉得,现代的网络构造了一种虚拟的浮躁,它让人觉得什么都不再花费力气了。像Google的概念眼镜,你会发现找路变得容易,找地方吃饭变得容易,建立一个新的行程也很容易,好像你只要每天眼睛对着奇怪的焦点自言自语就活得很充实一样,但这恰恰是一种悲哀。吃饭,签到,打个招呼,玩个街拍,互相留留言说说话,倘若这些就是充实,那你让灵魂何处安放,在那几十万行的代码和数据库里么?书店里,你直接叨唠一句就能找到自己要的书,表面上看是省事了,但这个过程中错过了多少未知的可能,在书店中徜徉消磨的时光还会有么?本想买一本书翻翻觉得不好,然后去买了另一本偶然发现的作品,这种事情不会发生了,一切的一切就是点评网站上的几颗星星,人就在这样迅速而忙碌的生活中丢掉了自己形成判断和见解的能力。在这里只能引用王道元校长的四中训诫:

今学者每期期焉,以学不见用为虑,而不以致用不足为忧,窃以为过矣。不知学无止境,致用亦无止境,有生之年,皆学之日。其受用处,非根器浅薄者所能知,亦非佻达纨絝者所能任也。

记得大学以前几乎不听大师录音,因为人的思维是很脆弱的,先去听了别人的弹法势必会影响自己,所以很多曲子,自己没弹过又准备弹,就千万不要去参考别人的,而是自己的想法形成得差不多了才能去借鉴百家之言。而今是反过来了,有了问题大家先去查先去问,别人怎么说怎么想,然后来个投票,最后自己美滋滋地去了,比如吃饭(受郑杨启发),先跑去好评如潮的地方。最后结果会怎么样呢?你觉得好吃了,签个到,表现自己是潮人,享受生活;觉得不好吃呢,反正不是自己的决定,就赖起其他众人来。于是人的关注点就转移了,从以前下馆子是特别想吃什么,到如今是看看大家在吃什么,这样还说了解自己还说自省,难道不就是个笑话么?

或许也会觉得自己想法和众人一样而开始不爽,于是说话就为了反对而反对,好像很有个性的样子。但天知地知,就算是这些反对也不是一步一步由自己思想而生的东西,不过是晒独特,天知道人的思想在没有养分补给的情况下还剩多少,反正现代人没有思想也还能活得不错,像蚂蚁一样快乐而忙碌,所以也就没空去给自己补点思想了。而人格的独立存在无非就是思考的过程,结果不重要,可以和人一样,可以不一样,即使经常附和他人,有了思想也会强大到了解自己的独立和特质,也并不介意别人的认同或不认同,因为包括认同感也都是自己的思考结果,那样就不需要如跳梁小丑一般去单纯地挑衅了。

说白了,我就是反对无时无刻侵犯生活的网络,让人都不能去做些别的下点苦功,提高一下修养。满屏花花绿绿的诱人广告,会打乱人思考的过程,有迷失的一瞬间。而Google眼镜之所以招致我这么大的反感,也就是因为它更让网络无所不在,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让人没空思考。没错,它那么方便,让我们的琐事变得那么轻巧,可是人又能拿省下的时间做什么呢?无非是创造更多的琐事来填补空虚。生活的节奏越来越快,看起来好像越来越充实,但最后静下来回忆,却越来越虚无。又或许有人可以这样疯癫地忙到死,还觉得自己很有用,能自欺欺人一辈子,也是傻人有傻福,不知或不愿知自己不知,不用替他悲哀。

知自己不知,倒是应该自哀。就是一场恶性循环的梦,人们在网络中晒着自己特立独行的假象,网络却磨光大家那些已经日渐稀少的不一致的棱角,从行为到思想,到最后我们都是一群火柴棍,相同却孤独。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