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up with your email address to be the first to know about new products, VIP offers, blog features & more.

车行洛城

Posted on 0

在去美国之前,虽然已经拿本六年了,但没有爸妈陪伴的开车经历屈指可数,或者说数指头都算多,也就两三次吧。开高速可能也总共不到五个小时,还是往多了说,夜路基本没走过,货车间不断穿梭的情况也没有,所以这次在洛杉矶开车于我个人而言,算是刷新了不少纪录。回头想想,觉得其成就感远远超过大会上发个言或者面试这种高级的事情,把这些略微复杂的技艺放在一边,人最渴望去实现的恐怕还是一些纯生理上的本能,比如速度,来完成一种野蛮而粗鄙的仪式。

在洛杉矶待的时间很短,先是2月14号晚上抵达LAX,Aaron来接机,于是听过他简单地讲了讲一些交规以后,第二天就去Enterprise租车准备上路,福特福克斯一辆。其实最方便恐怕还是在机场租车,市内反而要原地租原地还,考虑到当天已经很晚,我没有胆子去开如此陌生的夜路,才导致了后面的麻烦,比如Aaron为了送我回机场,又被警察叫到路边开了罚单,对此心中着实过意不去。

2月15号去的Getty中心,出来的时候有些小雨,高速上车也多,速度不快。记得来之前和妈妈信誓旦旦,说去开市中心的路,不开高速,到了洛杉矶才觉得不现实,一个街区就那么两步,要一直走走停停,左顾右盼,连我这个开车的都感觉要晕了,况且也没有不把你指向高速的导航系统,那种系统大概会被疯狂投诉吧。开车的时候无比紧张,要看前面,看反光镜,看路牌,这些是很正常的,额外还需要看地上的各种停车线,最要命的是因为没有支架,我的iphone开着导航放在档位那里,时不时还要余光往下瞥一瞥,这个时候只得怨恨我接收信息的渠道是多么有限。一开始还不是很明白导航的命令,高速上五六条车道是很正常的,导航说一句“靠左”我还觉得莫名其妙,直到发现高速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分岔了,一下子两条道就无辜地去了另外一条高速,这才知道靠左是什么意思,于是本来想安安分分靠右开的鸵鸟想法也宣告破灭,而且还多了一个并线的任务,并进去,并出来。

美国的路标也很让人郁卒,尤其是高速的入口,非常随便,而且在下面的小路上基本感觉不到这个就是高速入口了,可能在路的左手边,也可能在路的右手边,搞错了就进不去了,一个街区就两步路,倘若在左手边就根本来不及去并线。绿色的路标竖得也很随意,印象深刻的是有一个路标杵在树边,绿牌子隐藏在树冠中,经过它身边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躲得那么高级,还会融入周围环境。走错路的次数简直数不清,我印象里基本上上高速和下高速都会走错,还好有导航,不然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到最后一天我的错路走得都没脾气了,以至于没错的时候都觉得奇怪,那个成就感比中学时候吭哧吭哧想出道几何题大多了。

或者我应该来形容一下我开车时候的紧张,因为16号的时候开了一个小时左右到Ontario,印象深刻。首先是出国前,在美国也没事就自驾游的爸爸嘱咐我一定扶好把,车道很窄车速很快,而且车道不直,虽然大家不怎么并线,但你要确保自己稳稳地在自己的车道上,尤其弯道车速快,不把好容易偏出去,会很危险。于是我谨尊爸爸教诲,双手一直标准地放在方向盘的水平的那条直径两侧,目不转睛地看着车道,确实上了高速以后和周围车辆的相对位移就很小,不过车速也是非常快,都70多迈了,一开始几个弯道真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尤其是发现前面的车都不用踩刹车的,而我不踩一下总觉得车要飞出去了。全程就在这种浑身紧张的气氛中度过,期间或许有说过话,不过完全不记得了,可能说出来也都是寥寥数语还带着口误,因为大脑全在处理车窗外的画面了。停车以后上半身完全僵硬了,脖子感觉都动不了,肩膀酸得要命,手臂就不要说了,沉得像铅块,就想就地躺下睡一觉。

不过俗话说得好,熟能生巧,经过去程的锻炼,回程的时候就很注意放松肌肉了,那个小时大概是在美国最美好的一个小时,收音机里放着西班牙语的歌曲,虽然热情,却衬出车厢里的静谧和温馨,漫天星辉和车水马龙交相呼应,从一个小山包翻过的时候,前面是一大片灿烂的洛杉矶夜景,明晃晃的公路向着那海市蜃楼一样的地方进发,于是这才有一种旅游的兴奋,就那么一个瞬间,仿佛已经不知道身在何方,只知道自己是自由的,是可以去任何地方的,这里或是别处。这般成就感带来的自信的美妙难以言喻,我张开嘴想说点什么,但快速的心跳却把话压了回来,带着些许紧张,就好像考试以后知道自己的分数后的那一刻,那惯性的一点紧张让人如在云端飘飘然。我沉默着,深吸一口气,等那紧张慢慢散去,心情愉悦。

开车途中当然有不少小插曲,比如一次晚上出来,正在停车线那里等红灯,旁边一个司机冲着我做五指张开旋转的手势,把我弄得一头雾水,直到绿灯亮起,我才听到他大喊的一句“Your light!”,发现自己忘记开车灯。至于违章的次数我估计就更数不胜数了,因为经常走错路,有时候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轧过线跑去了马路另外一边,果然手里拿着外国驾照就比较流氓一点。另外很骄傲的就是,在国内练的揉库,到了美国觉得停车倒车无比轻松容易,反正比起北京街头的侧方停车容易多了,停车面积也还算慷慨,虽然有的地方有代客停车的服务,但反而比较喜欢去自己停,把车把折腾来折腾去,有种玩玩具的感觉。

暑假就要换本了,也终于算是稍微锻炼过了。

sign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