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up with your email address to be the first to know about new products, VIP offers, blog features & more.

普陀

Posted on 0

早上七点就出发,在朱家尖做常规船到普陀。除夕的时候海上十级大风,本来担心今天会停航。

幸运的是,下了船发现白云背后隐隐的蓝天,太阳偶尔露个脸,在海上洒下一片混黄的光芒。光线透过云层落在蒸着水气的海上是很奇迹般的感觉,仿佛会有什么顺着这条飘忽的道路下到人间来。我们顺着右边的路先去了南天门,是一个石头形成的拱门,刻满了各种题字,矗立在一个巴掌大的小岛上。岛上有一个寺庙,黄色的围墙灰色的瓦,干净幽僻,后院有一小片菜地,晾着几件僧袍。这里游人相对较少,有点五台山台顶的感觉,或许清修得道都需要一些自然的加持,不管是五台山寂寥的雪顶,还是南天门惊涛拍岸的礁石边。

从南天门出来,就有路到南海观音,和昂坪的大佛类似,海边的小山上立着铜像,只是普陀山是正经的观音道场,地位毕竟不同。南海观音衣袂飘飘,有点魏晋褒衣博带的感觉,身体微微前倾,相貌和蔼,两颊丰满,倒是唐朝风貌。道坛两边是玄奘取经和鉴真东渡的故事浮雕。另外一个景点叫观音跳,传说是观音从洛迦山到普陀山的落脚处,这里礁石耸立,海浪飞溅,旁边又是一座寺庙。在众多寺庙中,有一家叫做不肯去观音院的地方,是白墙木窗,感觉很古朴,是普陀山最早的寺庙。传说当年有个日本和尚从五台山请了观音菩萨像去日本,在舟山一直受阻,大概是观音菩萨不想离开,于是便把塑像留在普陀供奉,所谓不肯去。另外一家紫竹林,我本以为是像紫竹院那样的竹林,其实也是一座庙宇。而普济寺大概是普陀山的中心,有着硕大的放生池和因为刻上毛主席万岁而在文革中幸免遇难的石碑,院落中随处可见百年的樟木。

普陀山上的和尚和游人并没有什么交流,就见到普济寺的和尚不断让人别拿香进殿,还有和尚围着Burberry打着iPhone 4。倒是路上看到一个来拜山的别处的和尚,行着每三步的匍匐大礼,额头已经都是汗,背着布包,穿着灰色僧衣,已经快到南海观音的地方。如今的寺庙已经不能像古代那样了,可以心中有惑去和大和尚聊天,满山的信众也不过是把菩萨当神灵般顶礼膜拜,嘴里念叨着求发财。

回来的路上已经中午,买了盒桂花味的观音饼,倒是很好吃。回到朱家尖的时候,好像蓝天又消失了,似乎它只会停留在南海观音那里。

sign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