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inion

画蛇添足十三钗

January 13, 2012

刚才看了篇文章,讲《金陵十三钗》在欧美没什么好评。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故事讲过了。

从影片开始,Bale出现,一个小说中完全没出现的人物,我就觉得不好。小说中神父就是神父,神父和故事的发展没有太大关系,整个小说可说是女人戏,不过为了讨好奥斯卡,张艺谋把整个电影重心分了一半给Bale。倘若Bale只是叙述者的角色,那么和书鹃就重复了,所以Bale是有教育意义的,大概是一个西方人的人性如何如何,个人英雄主义的体现,噢,好莱坞。然后Bale和玉墨的一段露水情,实在看不出有任何必要,要sex场面,已经有非常重口味的奸杀了。记得妈妈最开始跟我说十三钗被拍成电影后,我就在想怎么一直宣传Bale,不就是个没什么戏份的神父么。

我理解电影总要复杂一点,但是为什么不说说书鹃和玉墨之间的嫌隙呢。书鹃在电影中一开始的敌意,来得莫名其妙,而小说中解释玉墨是书鹃父亲的情妇,她才恨。反而玉墨在电影里变成了女神一样的人物。至于书鹃的父亲,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又一光辉角色。电影描写日本人更多,比如冲到修道院里的行为,小说中是没有的,当然也没有一个友好的日本人来听女孩唱歌。反而是因为女孩们每天继续唱歌,把日本人引来了。至于那个george,更没有他什么事了,最后还男扮女装凑数,让影片最后实在有点雷。

我最爱的书中的情节,莫过于十三钗走出修道院的情景,有人对日本士兵羞涩的一笑。(这个描写比Bale对女孩们重复许多遍they are professional好多了。)结果影片里变成了一个个要哭不哭地和假神父依依惜别,最后还有一个女人喊着我不是学生不上车。

小说到十三钗出了修道院就结束了,电影还继续完成假神父的崇高愿望。

上面啰啰唆唆说了这许多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想说电影和小说是完全两个故事。

严歌苓,女性作家。《金陵十三钗》小说的独特性就在于表达人的平等,重点在于妓女并不是什么卑贱的角色,在于挑战中国大众千百年来的价值观。小说并不会去美化十三钗,她们仍然是秦淮河女人,只是受到了一些战争和伤兵的感染,在最后时候出于一种辈分的责任感,决定保护修道院里的小孩。小说的笔墨都在此。从十三钗来到修道院开始,到她们离开修道院,故事结束。

电影呢,多了Bale成为另外一条主线,还有最后的性别反串,相对就会弱化对十三钗的描写。最和小说偏离的就是对十三钗的重新设定。玉墨因为自己良好的教育,作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决定,而另外一个普通的妓女就一直哭喊着不要上车。所以最后反而传达出一个信息,玉墨和另外几个人不一样,她是高尚的和其他人交流很少的异类。严歌苓关于妓女的平等性的申诉就被忽略了。妓女们也没有最终直接挽救女孩的性命,是Bale救的。而小说中,没有交代女孩们如何脱困还是一直躲到撤军,但她们确实活了下来。

因此,电影就是一部普通的电影,小说却是有特色的小说。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