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ogue

2015年6月14日

June 14, 2015

今天起来外面就在下雨,到了威尼斯雨总算停了一些,我们坐船来到了rialto桥,桥正在修,传说中威尼斯商人的发生背景,没什么意思,一些小商小贩。然后我顺着各种小路走,来到了frari教堂,这里有提香的壁画,还有提香和canova墓,不过要门票,明明应该免费的地方,所以就远远地看了下圣母升天图,和想象中的出入不大,色彩也颇为鲜明。出来后在路边餐馆吃了超级超级难吃的意粉,现在想想还是佛罗伦萨最好,随便进的两家餐馆都又便宜又好吃,尤其是从uffizi出来后看到的那家,肉酱意粉香极了,后来罗马啊什么的,感觉都凑合事。

真实的威尼斯挺一般的,不如veduta上的景致好,毕竟太过凌乱,很难采到完美的镜头,而veduta都是画家精心布置,看多了再看实景自然失望,到处都是一片破败,地基都被腐蚀得如蚀刻一般,建筑歪歪斜斜感觉撑不了多少年,满墙都是大钢筋穿过加固,看上去像有人拿了个巨型订书机在墙上打了好几钉。我们坐船又回到san marco广场,很多游客都觉得这里很棒,但我也是先从画作中认识这里,如今早已没了画中的金光灿烂,广场上的白色拱廊都爬了不少霉斑,有一种正在腐烂的感觉。

早闻san marco大名,内外的贴金马赛克充分体现了当年威尼斯的土豪之气,只是教堂采光一般,内部又几乎没有照明,纵使有万吨黄金,也映不出个光辉,充满了没落的感觉,让人没了兴致。从教堂出来,随手拿没吃完的面包喂喂广场上的鸽子,有个别几只已经轻车熟路地立到人胳膊上直接去啄手里的面包屑,但大部分仍然胆怯,蹲下来手伸到跟前,也仅仅是挣扎一番后啄一下就跑。

威尼斯似乎是情侣的圣地,噱头是说两个人坐着贡多拉在叹息桥下吻一吻就可以永不分离,而叹息桥不过是当年犯人经过审判从法庭走向监狱的必经之路,犯人在桥上望一眼最后的自由叹息离开,怎么都不像是好的寓意。而且游人真的太多,感觉水上巴士的船都快被挤爆了,反正也没有超载的概念,印度人太多,或者不是印度人是中东人,我也分不出来,总之从小孩儿到大人都不是很善良,船上碰到一个小黑孩儿坐在婴儿车里一个劲儿地抓我的腿,大概两三岁了,我躲开她就继续够,没完没了,我回头看她,她狠狠地看着我,母亲在旁边也不管,我还很少能对一个小孩儿的眼神感觉厌烦。

等船回去的时候就下雨了,好不容易赶到巴士站正好目送巴士离开,雨却越来越大,一开始我们在水上的士的棚子下躲雨,后来发现那个棚子已经漏地稀里哗啦的,风大,伞也没用,又趟着水跑去卫生间的平房里,还好并不是进平房就要收钱,有不少人都来到这儿躲雨,室内暖和一些,我已经冻到发抖了,手脚冰凉,裤子湿了,糊在膝盖上隐隐作痛。还好下一班巴士提前到了,我们又赶紧转移阵地,这样一路淋着回到旅馆,赶紧洗了个滚烫的澡才觉得舒服。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