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ogue

2015年6月6日

June 6, 2015

今天一直跑来跑去的在看caravaggio和bernini。吃过早饭出门就来了个下马威,有个跟着旅行团的中国老头儿看我们出门,就说你们小心点,团里刚刚有人光天化日之下就在酒店门口被人抢了,我们唏嘘一番决定还是谨慎行事。找到电车站,已经快九点了,慢慢晃悠到火车站,又转乘地铁,我们到达了Barberini站,沿着Barberini大街走一走,就到了santa maria della vittoria,这里有贝尔尼尼著名的雕塑ecstasy of saint teresa,痛苦中绽放的狂喜,告诉我这真的不是受虐倾向么。不论如何,bernini手下的雕塑总是那样充满飞扬和扭曲的动感,不论是构图还是主体人物之间的互动,都特别具有代表性。这个教堂外表看破破的,什么装潢都没有,但内饰真是豪华,应有尽有,富丽堂皇的屋顶,没有一块空地没有装饰。

离开小教堂,我们到了barberini宫,现在是个美术馆,主要藏品有三幅卡拉瓦乔和传说中拉斐尔绘画的自己的梦中情人。好遗憾其中一副卡拉瓦乔,judith砍头的那幅被借出了,没有看到,这个题材最近总被女权主义拿来说话,所以就去了某某展览。但是这里有我最爱的caravaggio之一,就是narcissus,是仅存的caravaggio的两幅神话绘画中的一副,另外一副应该就是盾牌上的美杜莎了。好多年以前看到这幅画就觉得好安静,时间都停下来,构图简单,阴影中浮现出的少年,水中若隐若现的倒影,专注而迷恋的神情,没有什么大动作,却如胶似漆。现场看到也丝毫没有失望,caravaggio的画很少会看到实物以后失望,颜色饱满笔触精细。这里还有cortona的一个顶画,也是当年巴洛克壁画的代表作品,不过那个大厅有人在排列音乐会,只能在墙边看看,不能到中央瞎跑了。barberini宫门口还有一座bernini的喷泉,现在已经被马路隔开了,成为街心孤零零的一景。

离开barberini我们走到了西班牙广场,先在路边吃了午饭,因为早上怕今天行程太紧我就和爸妈说早饭多吃点,免得中午没空吃饭,结果就是大家都不太饿。西班牙广场的名气来源于罗马假日那部电影,反正我没有看过,据说赫本在这里的台阶上吃冰淇淋,我倒是为了顺便再看一座bernini的喷泉,在广场中心台阶的下方,是一座沉船一样的雕塑。西班牙广场附近都是名品店,我们就随便进去凉快凉快,真的是暴晒的阳光和超高的气温,走走就蔫了。

从西班牙广场走了两公里才到borghese美术馆,其实从电车进城到这里一路都有各种断壁残垣,说罗马是废墟上的城市一点都不夸张。路上有个小插曲,妈妈撞上了小偷,包被拉开了,貌似是有两个女人跟在她后面,踩到她脚跟她回头发现的,还好没有损失,她的背包里都是饼干和空水瓶之类的。出来一路就在说注意小偷,终于碰到了一次。

borghese美术馆必须预约,临出发前我就已经约好,三点的场,要求两点半到,换好票还要把所有大小包都存进衣帽间。三点的时候准时入场,一层都是各种雕塑,基本都是古罗马帝国的产品,房间中央一般是一座bernini,在一片古典雕塑中非常明显,情节感十足,都是在动作拉扯的最戏剧性时刻,比如apollo and daphne,雕塑的时刻就是daphne开始变成树的一瞬间而apollo在后面紧紧追赶将将碰到。另外一座很精彩的是pluto and persephone,讲述了persephone被pluto强行带到冥界的一幕,pluto紧紧抱着persephone,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大腿处按出来的凹陷。这里有不少caravaggio,比较著名的是大卫提着巨人的头沉思的一幕。

离开borghese美术馆,穿过borghese花园的时候正好赶上一个保时捷古董车展览,各种老头兴高采烈地开着自己五颜六色的保时捷老爷跑车来聚会,他们一般就站在自己的车附近,有一辆橘黄色车边站着一个穿橘黄色polo的老头,他可真爱这个颜色啊。我觉得保时捷古董车挺好看的,款式也特别丰富,长的短的敞篷的各种模样各种颜色,不像现在感觉那么单一。还有记者在拿无人机航拍这里的盛况,爸爸理所应当凑过去参观了一把。从borghese花园尽头的观景台,可以眺望圣彼得大教堂的穹顶,以及圣天使堡的塔尖。

最后一个景点是santa maria del popolo,是为了教堂里两幅卡拉瓦乔的油画。结果五点多一点进去正好赶上在办婚礼,我是铁了心一定要看的,就在后面的长凳上坐了半个多小时,愣是撑到婚礼七点结束。这里的婚礼实在太啰嗦了,感觉神父一直在讲话,然后各种祈祷,还要唱圣歌等等,一点都不像电影里那样跟着神父念个誓言然后交换戒指亲吻走人,长凳又特别难受,可能为了信徒在听神父讲话的时候睡着,因为实在是太催眠了,好像上去帮帮他老人家快点讲完。婚礼完成以后,教堂两边的所有小chapel就可以参观了,每个chapel门口有一个按钮,按一下就可以开一会儿灯,有一个chapel里的四角有bernini的雕塑。当然这里的重点就是有两幅卡拉瓦乔的chapel,要往机器里塞一欧元才会亮灯,前后有两个人塞了硬币,我们就沾光看了,最棒的要数圣彼得钉十字架那幅,精彩的对角线构图,人物排列得紧凑,细节处也没的说,总算不枉我们听了半个多小时的意大利语训话。然后我们就挤了超级挤的地铁回中央火车站倒电车回家了,胃又饿疼了。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