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ogue

2015年6月3日

June 3, 2015

今天的信息量好大,首先不知道抽什么风把明天要去的Uffizi挪到了今天,于是为了少排会儿队,我们七点半就出发了,不过坐上巴士已经七点五十三分了,等到了城里也不知道哪站下,就随便找一站下来开始走,早上的佛罗伦萨还没有什么艳阳,有一种阴天的感觉,怪凉爽的。排了会儿队,大概不到九点就进去了。

记得当年学文艺复兴的时候,无数话都藏在Uffizi,就对此心生向往。它的代表作自然是Botticelli的三幅蛋彩画,维纳斯的诞生、春、Pallas和人头马,风格也非常统一。不过实话说,因为年代久远,蛋彩的留色能力可能并不出色,所以实际画作晦暗得很,不如处理修复后的印刷品明快,其实主要是亲自感受一下画的维度和笔触。

另外有大概是米开朗基罗唯一一副可移动的作品,一幅圆画讲神圣家族,画框都是米开朗基罗自己设计再交给别人完成的,画框上会有伸出的小小的人头。画的背景中有一些标志性的肌肉发达的年轻裸男,颜色也是明亮鲜艳的,开启了后来的形式主义。High Renaissance这三个人每个都是无可比拟的大师,只不过达芬奇的画太过灰暗,连天使报喜这种题材都有很重的阴影,和鲜亮的米开朗基罗与柔美的拉斐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Uffizi还藏有一副拉斐尔的神圣家族,背景是借鉴达芬奇的风格,有迷蒙的山水,但青绿了很多,一片春天和美的自然之感。这三位的传世作品其实非常稀少,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各种美术馆镇馆,所以找起来非常费劲。

同样费劲的还有卡拉瓦乔,Uffizi有他画的著名的美杜莎的盾牌和酒神,学了太多遍真看的时候还是会被美杜莎吓到,而酒神那满意又微醺的神态以及指甲的污泥和腐烂的水果等细节描绘都非常到位,另外还有一副宗教画,讲的Isaac拿自己的儿子祭祀被天使劝阻的画面,儿子被压在刀下发出恐怖的叫喊,天使着急地抓住Issac的胳臂,Isaac神态镇定,同样的情节也有其他画家描绘,但论其戏剧冲突性,都远远不如Caravaggio有表现力。剩下的Caravaggio就要去罗马找了。这里还有两幅著名的Titian,花神和乌比诺的维纳斯,其中花神长发散落,衣服慵懒地披着,脸庞透着粉,手里捧着花,特别青春动人。而维纳斯那似懂非懂的挑逗神态与暧昧又略带引诱的姿势,被誉为是同时代最性感的画作。Titian其实更多的是肖像画,传世作品非常多,但我不是很喜欢肖像画,却很爱他画的各种非肖像画,只要和神话沾一点边,他的画都非常有突破感。

如果没记错的话,Uffizi是原来Medici家族的办公室,室内装潢比起Pitti空那反复的雕刻屋顶就要朴素许多。虽然基本都是平面壁画,但也非常漂亮,大量的花叶鸟虫的纹路以及色彩鲜明的图画,绿色白色和粉色的搭配充满了托斯卡纳的风情。其中有一处的房顶上方画了如玫瑰窗一般的图案,仿佛上面是一个镂空的穹顶,架子间长满了绿色的藤蔓植物,上面是晴朗的蓝天,真是美丽极了。

从Uffizi出来我们都饿死了,因为没有吃早饭,直接走进最近的小馆子吃午饭,每道菜都很便宜,在佛罗伦萨即使是市中心,这些街边小馆菜单也基本都在十欧以下,比之前我们到过的国家便宜太多。叫了一个Pizza,放了简直比面还厚两倍的Mozzarella,竟然只要七欧,给爸爸点的最普通的肉酱意粉,简直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肉酱意粉,即使这一口没有肉,都有浓浓的牛肉味,当然肉一点都不少,番茄味道也很浓,都是新鲜番茄做的,只要6.5欧哦。我自己都看花眼了,松露酱的也想吃,risotto也想吃,最后点了在香港吃过很多次的vongole,就是有小蛤蜊的,也非常好吃,总之感觉进了天堂一样,随便吃什么都好吃,感觉苦了快一个月的胃终于得到了缓解。吃饭之后我们逛了逛旧宫,如果现在外国人在佛罗伦萨举行婚礼的话,可以动用旧宫著名的五百人大厅,有些名人貌似用到过,当然还可以在另外较小的房间登记,那样会便宜一些。旧宫门口是米开朗基罗的大卫,现在摆放的只是一个复制品,想想看我们的政府门口都是口号,不是为人民服务就是世界人民大团结之类的,但是人家政府门口就是摆着几个裸男雕塑,真是太文艺了,尤其还是史上最文艺的那个大卫,简直就在说“我就是文艺复兴”。

从旧宫出来我们又去恩宠桥上遛了一圈,现在桥上两边全部是珠宝店,以金饰为主,都是本地工匠的作品,其实非常漂亮技巧很高超,当然也有基本的满足土豪的大金链子,毕竟意大利简直就是欧洲的中国,土豪模式的消费也不少。很多耳坠有网状的镂空树叶结构,特别闪亮,原来在交叉的地点还点缀了特别小的细钻,只觉得光彩熠熠,却看不出镶了宝石。

接下来就是我最爱的教堂,佛罗伦萨大教堂,又称圣母百花教堂,学了无数次它独特的低调的哥特风格,学了它伟大的砖砌穹顶成为了文艺复兴标志性的一章,无比赞同佛罗伦萨人认为北方哥特式的flying buttress是特别丑陋的存在,并拒绝了那一设计。以前学艺术史的时候,facade基本都是正面图,所以我没有意识到它的正面是多么有立体感。我最近两天的体会就是意大利人手艺的高超充分体现在他们无所不在的雕刻能力上。facade的立体复杂程度不输任何法国引以为傲的那些哥特式建筑,但雕像都神情姿态都更加优美。更棒的是,facade并没有只是停留在石头的颜色,而是贴了白色和绿色大理石相间的外砖,还修饰了粉色的花朵图案,所以又构成了清新可爱的托斯卡纳标准配色,再盖上砖红色的灯笼顶,真是让人不得不爱。和外部相比内部就简单很多,除了穹顶下有壁画以外,其他地方保留了基本的哥特式支架结构,空间显得很开放。

然后我们犹豫了一下是要去看大卫还是就直接回去了,毕竟大卫本来是明天的计划。结果妈妈说既然明天要购物,就不要走得很累了还要排队,所以干脆一鼓作气去了佛罗伦萨美术馆画廊。无预约的队很短,问题是很久都不会放人,所以我们在艳阳下晒了大概四十五分钟才进去。大卫真是名不虚传,绝对是米开朗基罗心中的完美形体,肌肉健壮,连手上的青筋都清晰可见,没有一丝赘肉,而且我们虽然知道他是个勇士,米开朗基罗却选取了战斗之后沉思的片刻,用它来代表佛罗伦萨是多么完美,有其自己的坚忍强大之处,而且在文化上具有无可比拟的深度。大卫前面的画廊摆了几座米开朗基罗未完成的作品,有一组叫做奴隶,我们在卢浮宫看过他们中完成的两座。未完成的这些就好像要从石料中破茧而出,形态虽然潦草,但已颇具动感,好像已经有了自己的生命力,让人总在琢磨为什么没人能把他们挖出来呢。在这些未完成作品的映衬下,更显得雕塑是多么高超的技艺,这才是真正的意在笔前,哦不,刀前。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