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ogue

2014年11月19日

November 19, 2014

今天我们从oamaru开车到了omarama,这些地名真是令人陶醉。路上经过了几个小水坝,每个坝的一边也算是个湖吧,也不知道三峡坝什么时候能给拆了,让我游游正常的三峡。一点多就到了omarama,天气预报说库克山下雨,但这里明明蓝天白云,所以爸妈决定下午去库克山瞅瞅。路上经过lake pukaki,这些土著名字比希腊人名还难记,湖水是翠蓝翠蓝的,和九寨沟最蓝的池子差不多,但是大得多,爸妈再次表示和西藏很像。

这时候因为过了饭点,胃就有点疼了,开到库克山,妈妈开始分冰淇淋,我不动声色地分得一杯,毫无抵抗力地吃完了,然后吃饭。库克山上风大寒冷,下着雨夹雪,我拿出一包胃药悄悄地就着热水吞了,出发去走一个往返一小时的徒步路径。不过站起来一走路就真不行了,又冷胃又疼,而且越来越疼都站不直了,装不下去了,只好跟爸妈说要先回车上,每走一步都好疼,尽量弯着腰蹑手蹑脚走着,让震动感最小。这次的胃疼持续时间真长,吃过药都到晚上八九点才好,感觉小时候胃疼的毛病近两年又复苏了,据说新西兰的manuka蜂蜜养胃防胃癌,看来我得多买点了,我从小就总觉得我会死于胃癌。

明天才去走库克山的长的徒步路径。今天回到omarama住,今晚库克山会到负四度,所以明晚再住山上吧。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