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ogue

2014年11月18日

November 18, 2014

新西兰阴冷的天气就和香港似的,开了暖风干的要死,出去又风很大,今天外面吹了一天,脸上都皴了。早上从dunedin出来,又去吉百利工厂买了点巧克力,才出发去oamaru,中途在meoraki boulders稍作停留,看看海边半球状的石头。这些石头大的有几米直径,去的时候已经在涨潮,真是非常拼地跑进一个裂开的半球里照了破壳照,后来还有一些其他游人想在涨潮的时候上石球,都很笨拙的样子。

中午就到了oamaru,去了趟超市,没什么事情做,吃过饭就去旁边的公园里溜达了两个钟头,熬到六点多,出发去看企鹅。先是到bushy beach看黄眼企鹅,和前两天一样也是高高的山坡上一个小小的观察室,大家都在茫然地看着海滩,等着黄眼企鹅出现。等到七点多已经有点不耐烦,爸爸找到了很远处在海滩上发呆的一只企鹅,小的我只能看到一条竖线,不放大看我也就把它当树枝,真是太难找了,简直像在找蚂蚁。后来要走的时候突然又在沙滩的中间部分上来一只企鹅,很得意地动翅膀摆姿势,没过多久,离它不远处又上来一只企鹅,两只鸟慢慢走近了,但是沙滩上出现了三个很没素质的游人,所以它俩就打了个招呼,没有拥抱一下,就赶紧一前一后归巢交流了。黄眼企鹅的眼睛是浅黄色,中间一个点是瞳孔,脚蹼是粉色的,头顶还有一道黄眉毛。

离开黄眼企鹅就到了蓝色小企鹅的基地,蓝企鹅是天黑才上岸,貌似是最小的企鹅,身长只有三十公分,参加夜间观赏是一个人二十八,二姨之前来说不用进去,停车场就有,所以我们就在外面等,冻了一个多小时,到了九点多,巴巴地从停车场往人家场地里看,连个鬼影都没有。后来爸妈在停车场附近的沙滩上看到一只,我只能看到一个白点,夜里视力无比烂。

接下来简直就是小企鹅的大聚会,坝上上来三三两两的好多只企鹅,有的就是一对一起过马路,有的是六七只一起,一只打头的试探地往前走走,几只小企鹅在后面亦步亦趋,摇摇摆摆的白肚子在路灯下特别明显,偶尔还会有个落单的,就迅速左摇右摆第跑到大队伍里面。来往很多车辆行人,小企鹅过马路也真是很费劲的,有一只真的到了车轮底下,还好车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它才从车底出来,耷拉着翅膀和脑袋往前走,看来吓得不轻。有一个志愿者会让大家不要站在企鹅的路线上,制止闪光灯,让来往车辆注意,但是还是有很多不自觉的游客,真是为小企鹅捏了一把汗,简直每天冒着生命危险在回家呀。送走了几拨以后,有六只胆小的企鹅还是磨磨蹭蹭不敢过马路,好不容易到了马路边,一个旅行团的姑娘身上的塑料雨衣哗哗作响,小企鹅立马掉头鼠窜,又等了好久才战战兢兢地一起晃悠过了马路。后来我们正要回去,又在路边看到一只,一只咕咕咕地叫,好像破锣嗓子,旁边草丛里就有回答的声音,企鹅真是爱说话的物种,很快这只企鹅后面又开始一只一只地上岸,攒了一小撮以后又开始过马路。等它们都消失在山根的草丛里后,已经十点半了,冻得我走路都像企鹅了。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