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ogue

2014年11月15日

November 15, 2014

今天我们一整天都在和恶劣天气作斗争。先是早上六点半就被妈妈叫起来,匆匆吃了早饭后开车到milford sound里面,买了九点的第一班船票。雨一直是稀稀拉拉的,妈妈说半夜有电闪雷鸣,不过我没有听到。在码头的时候天空的云层有一点点缝隙,照在mitre peak的尖顶上面,有一点点彩虹的影子,其他地方都是云雾缭绕,昨晚的雨把雪线从两千多米降到了一千米,所以山尖都盖上了白色。

早上第一班船还带了早饭,我们又吃了点高热量的东西来御寒。峡湾里据爸妈说很有老三峡的感觉,就是没有河岸,山峰都是从海里直上一千多米,山上到处是瀑布,有一些比较大的船会停到跟前,看到瀑布倾泻而下,水珠扑面打来,风大的时候都有些站不住。船长一边开船,一边介绍这里的地质是怎么形成的,哪里是风口,山上的斑斑绿痕是氧化的铜矿,哪里住过毛利人,和国内导游总是在介绍这个山像什么那个石头像什么强多了。

从船上下来后三角形的mitre peak已经完全在雾里了,两边的山基本也见不到了,本来想走一走,结果雨也越来越大,我们决定打道回府。从隧道出来后发现漫天飞雪,雪片横着飞向挡风玻璃,等过了divide天气才正常了一些。我们就顶着风雨一路开回te anau,也没什么好玩的,到处都黑压压一片,爸爸睡了一觉,起来继续赶路。在manapouri湖那里吃了午饭,沿着南部观景路线一直走,只不过在乌云下,也没觉得有什么景好观的,无非是牧场和毛多得看不到脚的绵羊。再拐到岛的最南部,又到了海边,风出奇的大,两边的树倾斜得厉害,我们的车都摇摇晃晃。停在海边想下来照张照片,结果小冰雹横着打到身上,脸上真是生疼生疼的,一下感觉都有破皮。后来到了riverton,稍微好了一些,天空又拨开一小块缝隙露出一点阳光,照出两道彩虹,其中一道是个完整的拱形,而且七种颜色都很全,不过好景不长,阳光转瞬即逝,雨又一直淅淅沥沥。

到了invercargill,先去了top 10,说因为草坪上太湿,不让停了,所以只有距离卫生间很远的位子,所以到了另外一家连锁营地kiwi,接待是个特别热心的中年女人,说明天早上九点还有喂羊和羊驼的活动。还有一周就还车了,感觉除了库克山就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景点了。invercargill还是很冷,气象台说现在外面七度,但体感温度只有两度,不住营地真是很难过了。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