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ogue

2014年11月12日

November 12, 2014

今天早上完全是被冻醒的,半夜当然也冻醒了几回,都咬紧牙关睡着了。醒来以后哆哆嗦嗦地像打仗一样硬着头皮换衣服洗漱吃饭,然后开往wanaka。往南边望去的wanaka湖很漂亮,远处的山坡有绿草有红土,好像彩色的,层叠摆在视线尽头,看起来好安逸美丽。路一转又从wanaka湖到了hawea湖,湖对岸的山的褶皱好像山脉示意图一样标准,湖水在蓝天白云的映照下好像一片深海蓝色的毛玻璃,不知怎的,对岸的远处的山就好像笼在了一片蓝色的光晕里,颜色真是美极了。

从湖区出来就到了wanaka小镇,镇上有一个puzzling world,玩一些视觉体验,比如巨人和小人的房间,比如倾斜的房间,在那个倾斜的房间里我真的感觉快吐了,好晕。还有一个房间都是凹进去的人头像,但看起来都像凸出来的,而且你走到哪里这些人的目光追随着你,有一面墙是贝多芬,于是就看到一墙的愤怒的贝多芬怒瞪着我,还挺好玩的。

离开wanaka就走向了去皇后镇的路,途经一个叫arrowtown的小镇,有一些1870年中国掘金者的遗迹,都是些在广东本地讨不到生活的人,典型的例子就是二十出头刚娶完媳妇就背井离乡,来到澳洲或新西兰,挖金子挖到四十多岁,鸦片成瘾生活困难,更不要提回故乡了。小房子依山而建,根本就是几块破木板,没有窗户,屋子里也就能容下一个人两平米,靠山的一面直接就是石头,地面也是山石,既不抗寒又不挡雨,好歹也是自己同胞,看着这些难民一样的地方被人参观也觉得挺心酸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尤其别的国家的settler都过得心满意足,我们就缩在小破屋里抽鸦片,算了,广东人。

arrowtown那里立了牌子,标出了一些徒步路线,结果走走发现都变成了四驱车的路线,一路泥泞,根本没法走,也找不到正确的路线,可能根本就是四驱车走到人行步道上去玩了。再加上又开始下雨,我们就回到车上,继续开往皇后镇。这次选了北边的路,要翻一座挺高的山,下山的时候路曲曲折折,都是在一个山坡上的U型大转弯,估计是这段路最险的一部分了。还经过了往skippers canyon的路牌,这段路也是非常凶险,保险公司都是不保的,所以租车公司都不让大家去。

我们住在皇后镇top 10,离市中心走路十分钟就到了,位置很挤,车停得都很满了,还好四点多就到了。然后又开始下雨,我们就先吃了晚饭,等雨停以后进城溜达了一圈。看到有卖羊毛制品的商店,爸妈就买了顶帽子和手套给我。记得五年级的时候他们从百货大楼给我买了一套红色的羊毛帽子和围巾,一直戴到现在,小学同学看到我现在的照片都指着帽子说怎么看着那么眼熟。不过因为羊毛的围巾戴了还是会扎脖子,所以这次就没有买围巾,帽子和手套也要戴好多年。

人生嘛,就是好多好多年然后就没了,拉着喜欢的人一起过。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