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ogue

2014年11月11日

November 11, 2014

夜里梦见米兰生了两只小狗,可爱极了,亦步亦趋地在家踉跄。昨晚一直在下雨,每次醒来听到外面噼里啪啦,都是上好的大珠落玉盘,早上六点的时候还哗哗的阵雨,好像老天就拿个盆往下倒水一样。结果等七点多起来看到有一点蓝天,就赶紧吃饭洗漱换水,大概九点到了fox冰川小镇中心。妈妈有点想坐直升机上去,爸爸和我都不想去,她就说我大老远来了应该上去看。你要知道女人劝你做什么通常就是自己想做但需要拉一个壮胆的意思,所以懂事的我自然就是去陪妈妈问直升机的事宜。今天云层还是很低,库克山都被笼罩住了,什么都看不见,三十分钟无非是在两个冰川上转转,然后在雪地落一下,既然雪山也看不到,就顺势作罢。

这么一耽误,云层就有些上来了,我们到一个peak view point的地方可以远远地在云层中眺望冰川全貌。那里还有一个圆形坐标,给你指出每个山峰的方向,可惜远处都是云雾,近处的山也是黑黢黢的影子,什么都看不见。这里的奶牛都愣愣的,我走过去,它们全抬起头来,齐刷刷地面对我,好像注目礼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穿了红色的外衣。回到车上我们准备去fox冰川,路上又开始下瓢泼大雨,走到冰川入口,发现大家都撤了,连导览团都回来了,我们也没下车,就掉头回去了。还好没有去坐直升机,不然下来的时候就变成这种天气了,感觉好恐怖,妈妈有个同事之前在珠峰坐小飞机,第二天那个飞机就失事了,所以对于这种旅游项目我还是敬而远之吧。

怎知离开了fox冰川小镇就再也没有信号了。我们在去haast的路上经过一个叫bruce bay的地方。沙滩是灰黑色的,散落着一些腐朽的白色树干,岸边是茂密的黑森林,云层压在海面上,看上去充满了黑魔法的感觉。但就在这黑暗的沙滩上,散落着一些雪白的圆滚滚的石头,以前的游客在上面写字许愿,然后把它们堆在一起,路边就是一些白色的石头堆。于是我也下去写了两块,祝我们自己一路平安,还照了照片。沙滩上的小虫貌似是一种叫sand fly的小苍蝇,飞得很慢,但是会叮人,而且好难轰走,爸爸就被叮了一下。

然后我们去lake paringa营地吃午饭,也是一直下雨,基本都没有下车。二姨夫一直说这边路多险多急,所以我们吃过饭还是抓紧上路。经过haast,通过haast pass前往wanaka。路上还看到一辆房车横在路上,后车轮陷到路边转不上来了,可能是要在这窄窄的路上掉头吧,大家过去看看也帮不上什么忙,就纷纷过去了。其实这个路还挺平缓的,是沿着河谷蜿蜒,两岸高山,像漓江的犀利版,我没去过三峡,或许和三峡有一点相似吧,因为山的高度感觉和四川那边有些一致。有时候云雾薄一些,可以看到后面的层层雪山。路上有一些小景点,比如瀑布和小池塘之类的,都是穿过雨林的步道。雨林里的树都长满了苔藓,树枝上也都挂着某种菌丝一样的东西,就像电影里那种会飞出精灵的绿油油的丛林一样。

今天并没有开到wanaka,而是住在了wanaka湖边的政府营地,竟然还是没有信号。外面现在雨停了,太阳落山前露出了一点晚霞,气温也降了下来,呆在车里觉得一阵阵发凉。晚上不知道是不是要像在香港过冬一样,裹着毛衣毛裤睡觉,不过起码在香港可以每隔两个小时去洗个热水澡,让身上变暖和后再重新开始冷却,现在荒郊野外的,除了冰凉没有其他感觉。另外脸上感觉每天都起一颗很痒的小包,也不是粉刺,就是过敏一类的东西。肩膀也没有好转,因为发现天气冷就会不自觉地缩着肩膀,意识到后放松下来才发现肩膀好疼。不论如何,还有不到两周就回家了,回家以后再慢慢恢复吧。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