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inion

文艺见闻

August 17, 2011

契柯夫《樱桃园》
莫斯科艺术剧院

这绝对不是我第一次去人艺看话剧,但是若问上一次是什么时候看的什么剧,我也记不起来了。我心中对话剧的印象就是,大家扯着嗓子用女高音似的唱腔说话。这次若不是有Z推荐,加上可以见见故人,我也没有什么动机去的。宣传册上说是莫斯科艺术剧院首次访华演出,说人艺本来就是人家的山寨,还给了两张剧场照片,我觉得倒有些牵强,攀亲道故的,其实两个都是没什么特色的小剧场,就这么个相似度。

不管怎么说,这应该是第一次去人艺看晚场,感觉集结了所有面目姣好的文艺男女,就是可惜美女们一水儿的大长裙,而且浓妆艳抹,好像约好的戏服一样。当然还有人在攀谈,这种攀谈往往是以一中老年男子为中心的,人唤老师。身为一个理工科,我觉得我头一次在如此文艺的地方,和如此文艺的一群人做如此文艺的事。

下面来介绍下剧情,包括结局。

故事从火车站开始,一个农奴出身的暴发户迎接樱桃园的女主人,内心颇为忐忑激动,不管贫富如何,毕竟贵贱有别。女主人是贵族出身,可惜遇人不淑,因为五年前儿子淹死在樱桃园的河里,便离家去了巴黎,被男人用光了财产,因此回来拍卖樱桃园抵债。女主人有一个养女,和暴发户郎有情,妾有意,就是都不开口。女主人的亲生女儿喜欢一个毕不了业的满口理想主义和自由精神的大学生。

暴发户的意思是劝女主人把樱桃园砍掉盖别墅,毕竟中产阶级们现在开始流行去风景优美的地方置业了,这样便可以拉来贷款,不用拍卖了。女主人一来嫌外人低俗,二来不想拆掉充满回忆的老房子,便拒绝了暴发户的好意,希望通过亲戚的接济,仍然保留樱桃园。怎奈拍卖的时候,那点接济还不够底价,最后暴发户成了樱桃园的主人,樱桃园的命运还是没有改变,女主人怅惘了一会儿便回巴黎去了,而暴发户最后也没有表白,养女去了别人家做管家。樱桃园的老仆人随着那个时代的逝去倒在了庄园门口。

现实主义就是这样,女人很作,男人很没用,富人很低俗,青年很扯淡。

首先来说女主人,女主角扮相非常之美,放在那里其实不用做什么就是贵妇的花瓶样子,精致的妆容,整齐的卷发,凌厉的下颌线。就是说话点头的样子和手势像极了以前LANG堂的Melissa,让我总有一种在上课的错觉。女主人所作所为就是作,明明没钱了,乞丐来了还给人家金币,活不下去了还嫌外人低俗,最后樱桃园还是要毁掉,她自己倒是什么都没得到。巴黎的败家情人一发电报,她就没了主意,就充满母爱地想要回到人家身边,大学生指责她的时候,她马上像护子的老虎,反说大学生高于爱情之类的东西是胡言乱语(当然我也这么觉得)。其实女主人离开樱桃园的那段还是让人颇有共鸣的,那些对于她的私人回忆,让我想起自己初中的那次搬家,多少恋恋不舍,写出来的作文都是泪痕斑斑。

至于她身边的那个哥哥,更是窝囊废的典范,游手好闲,一天到晚嘴里不知道在扯些什么,从拍卖会回来以后什么都不说就跑了。至于暴发户,才是剧中可圈可点的人物,他买下樱桃园以后的激动,好像终于打破了贵贱的限制一般,想让他身为农奴的祖宗们看,他翻身成了樱桃园的主人,他会按照自己的意思,完全改造这片土地,这里没有他的温情回忆,只是些挨打挨骂之类的往事。而且他终于准备和养女表白,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有些玩味。

第一次听俄语,发现比德法好听多了,每次听到听不懂的语言,心中就会有很多挫折感,然后全神贯注地对字幕,有的时候字幕还会跟不上节奏,看得无比劳心劳神。一场话剧加上中场休息,得要近三个钟头,好在人艺的椅子还算舒服,间隔还够大。出来以后看见周围观众的神采奕奕,仿佛社交生活才要开始,我很没用的撑回家倒头就睡。

不禁感叹,说是装文艺,其实是拼体力。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