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ogue

藏地之春

May 20, 2019

藏地之春 | 游记

(前五日进藏行程见《川藏线的一日四时》,本文字多图也多。)

D6

5月16日,在拉萨的第一天,我们决定先驱车走一段青藏公路前往北面的纳木措,据说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型湖泊,中国第二大咸水湖。一路开到景区售票处都要三个多小时,门票120元。然而五年前这里完全没有收费,就是路边一个湖,经过的时候停一停看一看就好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吐槽中国的景点收费。我只知道故宫多少年都是60元票价没变过,学生票甚至只要20,颐和园门票旺季30,八达岭长城旺季45。这些还都是偏人文的景观,约莫需要更多的修缮和维护费用。至于自然景观,明明是“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所共适”。因此我真的看不惯不合理的景区收费,更何况所谓景区里的路也是本来普通的公路,您是觉得您这个湖顶俩故宫,四个颐和园么?若是当地政府想发展旅游业,就象征性收一点日常维护费用,主要靠餐饮住宿让老百姓做生意富起来足矣,毕竟自然景观不是让您坐地圈钱的,这种“此山不是我开,但你留下买路钱”的行为,好像从没见过钱似的,挺让人恶心。而且车停下来就有藏族小姑娘来乞讨,直接要钱,不给钱就拿着绣花拳头锤人,这大概就是有什么样的官儿,就有什么样的民吧。

从售票处还要再开一个多小时才能到湖边,因为到处在修路,路况很差。到了湖边有个检查站验票,我们前面的车因为没有买票被遣返掉头。

藏地之春 | 游记

湖倒是很大,南岸是念青唐古拉山脉,山中在下雨,乌云往湖面一直扩散,所以湖水并没有蓝得那么肆意。我们停的第一个观景台还没修好,下车问围过来的藏民,哪里有洗手间,他说“这里是大自然,遍地都是洗手间”,话虽然没错,但也不能在观景台如何如何,幸好最主要的景点有不少洗手间。

湖边有很多游客,还有很多披挂着彩色装饰的牦牛,一路走过会不停有藏民叫你和牦牛照相,我们向着远处狂走,好不容易才有一点清净。作为一个原本的路边景色,也没什么好玩的,无非照张相就走人了。

藏地之春 | 游记

一大早离开拉萨,晚上八点多才回来,主要因为青藏线上很多区间测速。青藏线的景色倒是有点像新疆,毕竟也是往那个方向。眼看太阳快落山了,我们直奔布达拉宫,在布达拉宫广场一个小池塘前面等着拍夜景。这样呆到九点多,倒是挺出片儿的,都不需要任何滤镜或调色就已经很好看。(其实盯了布达拉宫半个多小时后,莫名觉得有点丑,大概是审美疲劳。)

藏地之春 | 游记

藏地之春 | 游记

D7

5月17日,因为提前约了团,早上八点多就去布达拉宫旁边的白塔那里集合了,导游直接把身份证收上去,说是等一下换预约券,在这一小段自由活动的时间里,可以顶着转布达拉宫的藏民人潮照照相,也可以去药房山观景台,那里看布达拉宫的角度就是人民币50元纸币上图案的取景地。

藏地之春 | 游记

藏地之春 | 游记

导游拿到的预约券是9点40的,但九点前大家就去门口排队了,然后导游会慢慢悠悠讲讲这个讲讲那个,缓缓走到高处的布达拉宫宫门。我印象深刻的是用来保护壁画的黑色的帘子,都是用牦牛毛编织而成,晴天时候缝隙很大,阳光可以透过一些,而下雨时这种材料会自动收缩,缝隙就都不见了,起到防水的效果,据说藏民的帐篷用的也是这种材质。

藏地之春 | 游记

藏地之春 | 游记

从进入布达拉宫宫门游览白宫和红宫开始算时间,50分钟要出来,所以里面人潮涌动,导游讲解声此起彼伏,大家都走马观花。松赞干布建的布达拉宫基本毁于战乱,后来五世达赖喇嘛重建的布达拉宫只有两间房间是松赞干布时期的遗留。西藏后来政教一体,红宫用来处理宗教事务,白宫用来处理政府事宜,然而政局不稳,五世达赖喇嘛之后的好几世都是英年早逝,被暗杀者不少,包括至今没有摆脱写情诗谣言的六世仓央嘉措。

藏地之春 | 游记

从布达拉宫后面下山已经十一点多,又火速赶往大昭寺,拜一下传说中文成公主带来西藏的释伽牟尼12岁等身像。大昭寺是藏传佛教等级最高的寺院,里面挤满了虔诚的藏民,藏民拜佛主要通过给零钱、献哈达、给酥油灯添酥油。功德箱里全部是一毛五毛一块钱的零钱,和内陆寺庙全是五十一百的光景完全不同,但倒让人觉得舒服和纯粹很多。庙里的喇嘛很和善地接信徒们的哈达,还会拿过信徒带的暖水壶倒酥油,完全没有铜臭味。我们赶在中午清理前的最后一拨儿到了12岁等身像的小房间里。怎么说呢,从审美的角度看,除了面部有一些描绘,身体的雕工和装饰太简陋了,看起来就是个大金砣子加上一点抽象的曲线。当然这尊佛像宗教意义至高无上,话不多说,既然来了西藏,见了佛,总要拜拜的。在比肩接踵的藏民中间,我大概理解为什么人从西藏回来都会信信佛。

去成都的飞机上在看《往奴役之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宗教和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是一类理论,事无巨细地规定了“每个人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在某个情况应该怎么做”,从而剥夺了人自主思考自主行为的自由。可能对于很多人来说,自主思考自主行为并没有那么有吸引力,反而会带来焦虑和压力,而出自于某种神秘元素的一系列规定,才可以让人们获得一种虚幻的心灵上的平安喜乐。

从大昭寺出来,吃过午饭,我们驱车前往拉萨南面的羊卓雍措,简称羊湖。羊湖以前也是路边的风景,完全免费,如今毫无意外拦路收钱。从售票处到湖边很长的一段盘山路是30公里限速,如此低的限速完全不科学,基本上大家都是按自己速度自由发挥,然后快到区间测速终点时找个地方停上二十分钟。沿途的停车点基本不是眺望雅鲁藏布河谷,就是眺望羊湖,每个停车点都有很多藏民,摆摊叫卖,或者拉着游客和牦牛藏獒之类的合影,但凡你表现出一点兴趣,比如不小心没管好你的视线,他们就会生拉硬拽把你弄过去。

于是我对区间测速的目的有了全新的看法,它可能并不是为了让大家不超速,而是为了强制留存用户,提高用户在该区间的活跃时间,以此拉动在各种停留点的消费,真是先进的互联网思维啊。

藏地之春 | 游记

羊湖的水很蓝,周围有雪山,倒有点像新西兰的样子。除此之外,和纳木措一样,也就是在湖边照照相而已。哦,对了,门票同样120一个人。

藏地之春 | 游记

D8

5月18日,我们离开拉萨回林芝。走了一段林拉高速,但因为没有看风景的感觉,就转去G318。途中原本有个景点叫“中流砥柱”(请忽视这个词的政治感),就是一块巨石横在尼洋河上,把河道一分为二,清澈的尼洋河水要绕过这块巨石再继续流淌。仍然不过是国道边的一个小风景,目前倒是没有收费,但不知为何,石头附近的公路全部用铁皮挡住,不仅没法停车,还什么都看不见,所以只能在很远的地方遥望一下。

藏地之春 | 游记

G318拉萨到林芝段沿着尼洋河修建,风景秀美,山上郁郁葱葱,河水湍急而清澈,浅滩上还有小树林,水大的时候好像湿地,总之比林拉高速好看许多。

藏地之春 | 游记

藏地之春 | 游记

过了林芝往南向林芝机场方向,便到了尼洋河和雅鲁藏布江的汇合处。从观景台上可以清晰地看到眼前的水体呈两个颜色,清澈偏蓝色的是尼洋河水,而浑浊偏绿色的是雅鲁藏布江。

藏地之春 | 游记

晚上住在鲁朗,林芝到鲁朗这段G318来的时候下着小冰雹,鲁朗小镇也是一片云里雾里冷冷清清的模样,然而天气不同风景也不同,这次可以看到清楚的群山和林海,鲁朗小镇也有很多游客。虽然我到最后也没明白鲁朗有什么好玩的,难道像白哈巴一样看看村子……

藏地之春 | 游记

可能因为鲁朗的植被太茂密,所以氧气含量大概很高,前几天在拉萨晚上都会很难受,有一种要感冒的感觉,一阵阵发冷,但在鲁朗倒是没什么感觉,还可以稍微运动一下。

D9

5月19日,早上在鲁朗吃了石锅鸡。本来是不知道石锅鸡的,我也从来没看过《舌尖上的中国》,但鲁朗满街的饭馆卖的全是石锅鸡,让人很难忽略。所以特地让餐馆早上做了一锅给我们,汤很鲜,里面有松茸和各种参类药材调味,不过鸡肉都很小,皮多肉少,肉也有点柴,也不知道小锅是一只鸡还是半只鸡,但从我们吃的鸡脖子加起来看,感觉这应该不是石锅鸡,大概是石锅鹅吧……

藏地之春 | 游记

早上的时候下了雨,一路上都有“空山新雨后”,“清泉石上流”的感觉,山上浮动着雾气,有一种动态而梦幻的美,是那种中国山水画里特有的风致。从鲁朗一直到然乌湖的植被都不错,空气质量很高,路边的帕隆藏布江水流湍急。西藏感觉完全不缺水,路边立着牌子给大车加水的水管都没有龙头,不停往外喷水,也不管是不是有车在用水。

藏地之春 | 游记

藏地之春 | 游记

可能因为是晴天,感觉比来时要暖和太多了,总算有种春天的感觉。而然乌湖也因为是晴天的缘故,显得非常漂亮,蓝绿色的湖水,周围是层层叠叠的雪山,似乎更像Banff了。

藏地之春 | 游记

藏地之春 | 游记

藏地之春 | 游记

晚上又来八宿住宿,因为早上的石锅鸡太饱,所以下午五点多才进饭馆吃这天的第二餐,点了个鱼片。全家只有我一人吃鱼,其他菜我便没怎么吃,就等着鱼。可惜本地的鱼鱼刺实在是太多了,我只吃两口,还没感觉出什么味道就被鱼刺卡住了,于是一脸心酸地开始吞饭团。这里米可能不太好,一点都不粘,反正我使劲吞了四回也没把刺弄掉,然后又吞了两口菜,也没什么用,遂决定去医院。

医院的急诊楼还没建好,我们看住院部前面停着救护车,就直接走了进去,护士让自己去外科医生办公室找医生。进了办公室有一个穿白大褂的小伙子正和一个病人家属说话,我们表明了情况,他就往里面一间挂着帘子的房间喊”医生!”帘子里出来一个小伙子,穿着一身黑色运动装加运动鞋,看起来像是随时可以开黑打一把王者荣耀的那种,也没穿白大褂。他说县医院没有喉镜,昌都市里的医院才有,不过那里距离八宿车程得有五个多小时。然后他决定找个手电筒看一下,县医院连压舌头的木片都没有,他拿了几个棉签放在舌头上,不过好像没什么用,他看了好几遍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他无奈回到帘子后面,再出来时拿着一杯水和一袋医用棉团,于是我一脸怀疑地就着水吞了两团棉花!棉花诶!有一种饥荒的即视感。但即使这么艰苦还是没用,而且接下来医生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我们就只好回酒店了。既然吞高纤维的东西有助于把鱼刺带下去,我爸就给我拿了个大橘子吞,一次吞两瓣,然而一个橘子吞完仍然没有效果。

后来我实在受不了了,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用手指摸进咽喉,想着反正能摸到最好,摸不到没准吐一下也有帮助。第一次的时候发现手指摸在咽喉的部位和鱼刺的部位感觉上很相似,所以觉得有希望;努努力又试了第二次,发现好像真的摸到一个短刺;于是歇了一小会儿,再接再厉,这次手指甲贴着咽喉壁,来回划拉了两下,然后就惊喜地发现,异物感不见了!(警示:危险动作,请勿模仿!)我感动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终于不用再吞东西或者担心在高原上来个喉水肿了,实在太不容易了!

总之,经过了鱼刺事件,我这一天是不想再吞任何东西了,而且有种这辈子都不想再吃鱼的冲动,或者至少不吃河鱼吧。大概因为吞的东西没有经过咀嚼,所以大脑还是觉得很饿,晚上哀怨地喝了瓶牛奶,决定就这样去睡吧,无论如何,有惊无险。

D10

5月20日,总算睡了踏实的一觉,吃过早饭就沿着怒江出发了。前一天去医院的时候恰好碰到一个车栽进了怒江,司机脑出血生命垂危,正准备送往五个多小时车程外的昌都市。医生还说到这两天另外一例脑出血,一个工人一直戴着安全帽,午休吃饭的时候摘了下来,被山上掉下来的石头砸到了脑袋,二十多岁的汉族小伙儿。鉴于亲自了解到西藏的医疗设施有多么落后,我们开车的时候格外小心。

藏地之春 | 游记

藏地之春 | 游记

怒江浑黄的江水仍然和来时一样奔腾向前,两岸峡谷再次相见仍然觉得震撼且独特。我们一路开到怒江72拐,不过在发卡弯的时候经常要让路给超长的货车,不然他们根本转不过来。车到了高原都没什么劲儿,氧气太稀薄,即使油门踩到底高转速,车也没怎么提速,适合拉一拉高转速,清理一下积碳。

藏地之春 | 游记说到进藏的车,其实即使是五年前一滩烂泥地的时候,也有开夏利车闯西藏的,胸口挂个勇字,大不了车坏路上就幕天席地。所以想去西藏,车真的不是问题。当然比较好的还是四驱车,因为路经常坏,会有很多修路车轧过的很深的车辙要过,底盘高一些,四驱,更保险一点。另外就是高原空气稀薄,马力大一些或者涡轮增压都可以爬坡舒服点儿,毕竟一天之内可能就要累计爬坡三四千米。至于品牌,和五年前满西藏丰田不同,现在百花齐放,奔驰G系列和保时捷SUV也经常能看到,果然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

藏地之春 | 游记

不知为何,特别喜欢怒江桥到怒江72拐这段路,晴天里仍然很好看。观景台现在是免费的,据说旺季七八月的时候会有藏民在观景台收钱,欸,坐地圈钱的行为又来了。

藏地之春 | 游记

藏地之春 | 游记

藏地之春 | 游记

中午回到左贡吃午饭,还去了上次那家饭馆,因为之前落下了我们自己带的餐具,顺路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拿回来,结果老板真的保存了我们的东西,感动之余又在这儿吃了。

这趟旅程可以说每顿都是川菜,开饭馆开旅馆的基本都是四川人,很能吃苦,国家要援藏就过来生活了,一年开工十个月。至于藏民,领着国家的补助,反正是温饱无忧,没什么压力,自然和勤奋的四川人感觉不同。记得有一年大年夜开车去普陀山,当时住的小城里所有饭馆都没开门,唯独一个川菜馆在忙碌,能让旅途中的我们吃一顿年夜饭,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从左贡出来,翻上几座山就是芒康,包括海拔5200多的东达山,只是这次经过的时候是晴天,所以基本没有积雪,尽管天空偶尔还飘着雪花,但完全不成气候。一来一回两种天气,G318上风景不同,也算没有遗憾。

藏地之春 | 游记

藏地之春 | 游记

快到芒康时会看到澜沧江,感觉和怒江差不多,浑黄浑黄的水,和黄河似的,听说在云南境内就清澈了。其实芒康已经很有云南的感觉,红色的土山,和当年从贵州开到云南路上看到的山体感觉有些相似。

藏地之春 | 游记

藏地之春 | 游记

芒康0到18度,太阳下真热,房间里真冷,宾馆是真破,但再破的宾馆到晚上都能住满,毕竟是川藏和滇藏两条公路的交汇处,不知旺季会是什么光景。

马上就要沿滇藏公路去云南了,如果稍作总结的话G318真是一条很值得走的路,有雪山经幡,有草场溪流,有高崖峡谷,有冰川巨石,可以说是“一日之内,一路之间,而气候不齐”,在目前中国开过的各种自驾路线中,绝对名列前茅。随着各种隧道和高速的大力建设,有些险峻的盘山路大概会废弃,恐怕这样的景致渐渐只能靠艰苦徒步去领略了。在这里诚意推荐拉萨到芒康路段。

然后来个声明,游记仅供参考,路况千变万化,青藏高原也是变幻莫测,沧海桑田都不奇怪,出来旅游就不要把攻略当金科玉律,拥抱这种不确定性,注意安全就好。

You Might Also Like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