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up with your email address to be the first to know about new products, VIP offers, blog features & more.

定風波:内蒙古-興安嶺

第一日:山雨濛濛

8月10日早上,不到六點,一家人就起床,匆匆洗漱後(雖然還是花了不少時間),在七點鐘離開家門,向北。北京的天很陰沈,這是奧運會開幕第二天,我們開著載滿吃穿的坐駕,還有米蘭,或者可以把米蘭包括在”我們”之內,向著懷柔,走上111國道。郊區的沿路都可以看到帳篷,似乎是多少米之內的志願者駐紮點,這麼早的時候,還都空空蕩蕩。

走111國道出京似乎是過北京最北方的路段,至少從地圖上看,是整個懷柔最北的一個凸起上面穿過,路過雲蒙山,這一段山路上都是漂浮的霧氣,盤著山直到離開景區。越往北,天越陰沈,最終總算是下起了雨,山路溼滑,爸爸駕車時速也不慢,於是在兩個急彎處出現了被迫漂移……因為出彎的時候路太滑,車胎失控,於是原地打轉,一次是上坡,一次是下坡,坡度還都挺陡,這兩次漂移真是相當驚險。

出京後,最近的一站就是河北豐寧,再然後就是圍場。找了家外面還可以看的飯館準備吃午飯,第一次帶著狗近飯館跟人交涉,不過倒是很好說話,米蘭也很爭氣,坐在旁邊老老實實的。吃過午飯後繼續趕路,我們這一天的目標是東烏,會途徑赤峰,路很遠,所以基本上第一天的任務就是趕路。

從河北開始,一直到最後一天,都能看到有人种向日葵,而且是漫山遍野的那種壯觀,在山坡上,或者平原上,一片黃黃綠綠,有點小説中寫到的油菜花的絢爛。

媽媽一直是覺得第一天的目標完成不了,不過吃過飯只有兩點半,感覺還是來得及的,天繼續陰沈,偶爾還是會趕上些雨,一路車都很少。我們在大概四點鐘左右,到了離赤峰十五公里的地方。開始堵車了,很長的排隊,蜿蜒到前面的丘陵上。車禍,一輛大卡車橫在路中間佔據了所有空當,一輛麵包車翻在溝里,四死四傷,三點就開始處理,到現在車還沒拉上來。在猶豫要不要掉頭的時候,旁邊的車道也塞住了同方向的車。

後來想想,開了很久才過來,回去也沒有甚麼其他選擇,只好在原地傻等,雨仍然淅淅瀝瀝,傍晚的潮氣開始湧上來,山里的土味,混合著人群的抱怨,太陽的光芒越來越微弱,七點的時候,已經日落,車道終於清了出來,人們回到各自的車裡,等待。對面的車陸續過來,這邊車道也開始緩慢移動,約莫一個鐘頭才晃悠到赤峰。其實還不算赤峰市,是郊邊所謂新城的部分。天已經完全黑了,八點多,黑天里找了個招待所。

進了房間先把米蘭拴在暖氣管子上,然後用酒精爐子煮了點麵條,拌著炸醬,還有家裡自己種的黃瓜。米蘭有點怕生,沖著我們亂吼亂咬,凶得要命。不過媽媽去安撫安撫總算平靜下來。北京到赤峰496公里。

第二日:夜色茫茫

早上離開赤峰,想從赤峰找306國道去西烏,也就是我們原定第一天的目標。過了岔口走了沒多一會,就看見前方車輛排隊,可能因為前一天的雨,水漫橋太高,估摸著我們的車大概過不去了,掉頭往回走,沿路問了人,知道有高速到林西,然後到西烏,進高速的入口很不好找,沒有任何指示牌。赤大高速,赤峰到大板,這段路在我們的兩張地圖上都沒有顯示,我們的地圖,來解釋一下,一張據說是06年的內蒙古公路圖,一張是06年從中石油拿的內蒙古加油站分布圖。所以出門再外,一定要記得買最新版的地圖。

奔上赤大高速,太陽的光芒總算稍微透過了陰霾,有一些變晴的趨勢。山巒變得平緩,彷彿離我們越來越遠,起伏在天邊,泛著一層淡紫色薄霧,草地,變成草場,逐漸成草原。眼前的景色開始有些像宗教繪畫,羊,山,草。

從省際通道下高速,交費55,便走所謂的綠色通道往林西去。在從林西到西烏的路上,天邊的山都少見了,路變得筆直,我們帶著米蘭下車跑了跑,算是和草原的親密接觸。草很高,但米蘭跑跑跳跳的都能見得分明。美中不足就是天還不夠晴朗。繼續上路以後,碰到羊群過馬路,有只羊似乎受了驚,突然衝出來,被撞到了路邊,車裡聽著砰的一聲。我們回過頭,看見那只個頭頗大的羊顫顫悠悠的站了起來,這才鬆了口氣。

在西烏吃了午飯,問了路,就往東烏去了,從下高速到東烏,路也一直不錯。離開東烏,過了岔口,省道303開始,一路到五岔溝,算是這次旅程最難走的路。柏油的寬度只有一條車道,兩邊是碎石。路在邊境,要查身分,還有甚麼露天煤礦啦,林場啦,很多大車,超車就很困難,另外其實柏油平整的話,也還是ok的,不過很多段路都是壞路,起伏大,坑坑窪窪,基本上見不到柏油,聽查身分的警衛說,很容易掛底盤。

這天傍晚,我們就沿著這條路,想著在太陽落山前能跑多遠就跑多遠,頗有些誇父追日的感慨。半路上有兩輛吉普,一個車身上寫著cctv,還有一輛路虎,應該是一起的,幾次超過我們,幾次被超,基本上就是停下來拍拍照片甚麼的。夕陽很晚,也很耀眼,給草原染上一層金黃色的光暈。天色暗下來的時候,我們進入了林區,兩邊都是白樺數,壓在這條小路上,有點鬼影幢幢的氣氛。這就是點浪漫主義的色彩,baroque之後,黑暗之間回蕩著車燈的那一點亮,林子里是片未知的世界。後來聽人說應該來這裡采蘑菇木耳,黑天經過,真是很可惜。

路上有個林場,警衛說可以住宿,天已經黑了,不過問了幾家旅館,都住滿了,而且條件太差,決定一鼓作氣再開40公里到五岔溝,那是兩條省道交界的地方,應該住宿條件會好一點。幸好過了林場的路稍微好了一些,夜路開起來還稍微舒服一點,不過其實沒走太多公里,我已經睡著了。 千辛萬苦到了五岔溝,一頭紮到了見到的第一個賓館,好像是甚麼白雲山莊。然後去吃飯,小地方的餐館沒甚麼好吃的,於是媽媽乾脆現場指導,教那個做飯的小姑娘做出三晚不錯的麵條。回賓館,愕然發現cctv那兩輛吉普也來到了這裡,另外還有一輛在林場碰到的北京的車,路上曾經被我們超過,也停到了這家賓館。

第三日:風雲變色

8月12日,在鎮上吃了北方的早餐,有很多年沒吃的豆腐腦,好像廣東這邊叫豆腐花,而且偏愛做成甜的,北方的豆腐腦,加個兒化,吆喝起來是別有一番風味的。車太髒了,於是找地方洗了車,爸爸跟本地人聊天的時候知道這裡有個以前日本人留下的機包,聽說很多美國人都跑來看,現在還沒有人管理。我們按照老鄉指的路,找到了那個廢棄的機場。

就是很普通的草地,只是隱約才發現地上水泥的痕跡,幾個機包連成一道弧線,輿山巒呼應,機包里長滿了雜草,陰森森的,有一絲人走茶涼的清靜,似乎很難想像出幾十年前,這裡停著轟鳴著的日本戰機。這些空蕩蕩機包,在山腳下伴著風聲半個世紀,也許是那倉皇逃竄的證明,草叢里立著塊石碑,上書愛國主義。這裡的風景頗有些歐洲的感覺,只是房子太破了,有些煞風景。

離開了五岔溝,這才踏上了前往阿爾山市的路,路途中有個鎮叫白狼,想想倒是跟米蘭有點相配。這次出來米蘭可算是見了世面,牛羊車馬,還有過馬路的鴨和鵝,她無一例外的扒著車窗張望。沿路有個敖包的景點,原來就是一層層的亂石堆砌,像祭壇一樣一圈一圈收上去,最高處立個三叉戟一樣的東西,也許草原就是以這種東西為路標,所以男男女女才選擇在這種地方相會,實在……不是很浪漫。

阿爾山市是典型的旅遊城市,一路都是各種賓館飯店的招牌,沒甚麼吸引人的地方,很小的地方,再往前走就是叫伊爾德的小鎮,在這裡有一個漂流,8公里到玫瑰峰,跟爸爸去了。船是橡皮艇,充氣式的,水還不少,一路上雖然有擱淺情況發生,但都不需要下船。水很清,可以清晰地看到裡面混亂如絲的水草,綠油油的在水面下招搖。爸爸負責照相,我負責划船,說實在的這是我第一次划船,被爸爸鄙視了一通。感覺很複雜,應該是挺簡單的事,背對著前進方向就完全亂套了,兩邊手的力氣也不平衡,船總是歪,歪了呢我也總是動錯了手,都是因為方向感調了個個兒的緣故,不過後來就越來越手熟了。有浪的地方比較好玩,只不過有陡一點的地方就會有水濺進船里,弄得褲子啊甚麼的都會溼掉,所以最合算的還是拖鞋配游泳衣。

風景很美,青山綠水,水邊是密密的樹林,陽光明媚,我很遺憾地忘了擦防曬霜,於是一個多鐘頭以後上岸,摘下墨鏡才發現胳膊都紅了。之後就是黑,在短袖袖口那裡有著清晰的分界線,像貼了兩塊黑膏藥一樣。我倒是蠻喜歡這種娛樂項目,爸爸也說了,我們家不喜歡山,喜歡水,以後就弄條船漂流去。上了岸,分了個哈密瓜,又風風火火地上路了。202省道,至呼倫貝爾。這邊的路標都是按地圖闊號里的小字標的,比如呼倫貝爾,一路上在路牌上都是以海拉爾顯示的。

這一路讓人很徹底地領略了草原的風光輿天氣。蒙古的公路大抵都有車少,路直的特點,直到甚至視線所至之處,消失點,就是路的盡頭一樣,車速可以到很快,起伏不大,視野開闊,不過比較容易疲倦。剛開始的時候看到路左手邊很遠的地方,有一條從天至地的連接雲,細長像絲帶,於是開始想入非非,是不是龍捲風。還記得小時候去看《龍捲風》,似乎也是這種場景,奔馳在一望無際的平原上,旁邊是龍捲風,感覺很刺激。

右手邊的天很藍,豔陽高照,白色的雲彩一團一團鋪在天上,而路的左手邊是整片的雲彩,已經厚實到接近烏雲的地方,遠處是一片片的絮狀物,從雲端向下,就好像一排起伏的射線,其實是雲彩下面的雨,有的地方有峰,所以還會出現大曲線,相當壯觀。於是我們便停車照相,剛出來沒兩分鐘,就感覺左手邊的烏雲以很快的速度向我們移動,那一片片絮狀物感覺已經到了離我們很近的一個小土丘那裡,捲著雨水氣息的風在草原上毫無阻擋地撲面而來。

果然上車以後沒多久,就開始下雨,有的地方大一點有的地方小一點,最大的地方要把雨刷頻率開到最大檔都覺得不大夠用。就這樣在雨里沖啊沖啊,在離呼倫貝爾稍近的地方,這雨總算是停了下來,應該說是我們總算走出了那些烏雲。緊接著就在右手邊看到了彩虹,雖然只是一半,但是很寬,所以七種顏色很分明。而左邊的烏雲開始出現窟窿,有很亮的陽光穿過來,射在草原上,可以看清楚光線,大氣的場景彷彿是photoshop處理過一樣。

至呼倫貝爾入城的時候正好趕上上下班高峰,所以車多警察多,繞繞路以後找到一家叫一塊豆腐的餐館,裝潢菜色都很不錯,而且領班很喜歡狗,所以米蘭又一次被輕鬆地帶進了餐館。其中一道菜:扣碗羊肉,要大肆推薦,其實本來是想體驗下烤全羊,但是說現在是頭羶,烤的羊肉沒法吃,服務員便推薦這道菜。羊肉很嫩,汁調的很濃,味道很好,不過羊肉這東西還是不能吃太多,過了勁的話,再好的羊肉都會覺得有點膩。

第四日:百蚊一見

每天早上要先帶米蘭解決完三急才能上車,而且她現在的毛病是一定要有草坪才能出恭……於是我就帶這她在呼倫貝爾滿大街找草坪,終於在一條估計是主幹道的路邊,就是車道輿自行車道之間,找到那麼一小條綠化用的草坪,趕快讓米蘭轉悠轉悠解決掉。

這一天的目標是本次行程計劃中最北的地方:根河。201省道轉301省道,這一路就是沿著大興安嶺,而且在穿過額爾古納之後會有根河相伴左右。從草原到森林,植物變化,昆蟲也要變化,比如蒼蠅和蚊子的出現。有一次我們下車,沿著土路走了比較深的一節,蒼蠅非常多,就是那種野外的小蒼蠅,趕也趕不走,密密麻麻地趴在你後背上,讓人心裡那叫一個噁心,所以我跟爸媽都是跳著腳地奔回車上。路邊看到賣那種小西瓜的,還有香瓜,都是自家地里摘的,各買了兩個,那瓜是真甜,從心到皮都是沙瓤水多。

進了森林之後我們也停車下來玩,實在是敵不過白樺林的魅力,但鑒於蚊子實在太多,於是我只好長袖長褲外帶帽子手套,這才趕走進林子。看到地上有個手掌大的紅色的玩意,我一開始以為是人把垃圾扔在這裡,後來媽媽過來說是蘑菇,摘下來,真是童話故事書的那些插畫里的蘑菇,艷紅光滑,生平頭一次見到了久仰大名的毒蘑菇,真是小激動了一把。

到達根河的時候就是中午了,第一件事就是找地方吃飯,鎮里有個甚麼酒店,在十字路口,可能是當地比較大的辦婚慶的地方,手藝也不錯,第一推薦羊肉餡餅,餅的部分又脆又簿,而餡很細,味道夠濃。第二推薦原汁牛肉,這是爸媽比較喜歡的一道菜,湯和肉都很鮮美,就是湯會有點咸,不過人家本來也不是讓你喝的,之所以排第二是因為我本人更喜歡羊肉。吃飯結賬的時候,服務員也不拿單子,上來就要132,很離譜,讓她拿單子,這才跑過來說是77。所以出門在外,還真是有人想來騙。正準備走的時候,才發現這進門之前晴朗的天,這時候已經下著瓢潑大雨。

當然啦,還是老樣子,在山丘里跑著跑著,雨就停了,頭頂上已經是大太陽了。傍晚,也就是五六點的時候,經過了架小橋,忍不住下來照相遊玩,結果就這麼短短的功夫,被咬了滿身的包,最可惡的就是,爸爸給我照了兩張相,每張上都能看見一只蚊子趴在我眉尾,果然之後有一個大包。

如果說上午那是蒼蠅成群,那這回就真是蚊子成災了,我們一路手舞足蹈沖回車裡,發現車裡也停滿了蚊子,座椅上細細一數就是半打。於是乎我們毛骨悚然,車窗全開,在路上狂飆,終於在約莫半個鐘頭後把所有蚊子趕出窗外。橋上有幾個當地人在聊天,估計看見我們這幅樣子很驚,好像蚊子就咬外地人啊……怪不得那時候我們要跟日本鬼子跑玉米地里游擊,光是蚊子就夠讓人受的了。

這一天住在加格達奇,也是幾條路的交匯處,所以條件不錯,讓米蘭在沙發上呆了一個晚上。

第五日:錯綜複雜

8月14日,從內蒙古走到了黑龍江,一直在跑路,還不斷找不到路,而且還超速被罰款。慢慢道來。 根據地圖上的信息,我們準備從加格達奇出來,走111國道復線經嫩江,到齊齊哈爾。只不過在本該是本線輿復線的岔口,也就是一個叫大楊樹的地方,我們在小城里轉來轉去,怎麼都找不到所謂的復線。最終我們還是錯過了嫩江,走了111國道,直到尼爾基。

在這其中有個叫甘河農場的地方,入鎮方向有兩輛警車很隱蔽地停在路邊,當時正在看路牌,所以還踩了下剎車,以為國道限速是80,把時速控制在80之下。結果到了前面還是被截了下來,說限速70,我們超了10%。這是很扯的,相信如果是本地人就不抓了,外地人當然逮住一個宰一個,車牌號是蒙E0704警,我對內蒙古人爽快的印象逆轉直下。這次感覺很冤枉,所以要求證據,跟人家去公安局要了抓拍的相片,就是很粗糙的上面加點字而已,唉,如果能在5秒之內把那張照片刪掉就好了,這一罰就是二百塊。不過我相信經常開車玩的人都知道,罰單絕對是在budget中的。

再次根據地圖上的信息,從尼爾基有條縣級公路到復線上的訥河市。這條縣級公路狀態不錯,起碼是柏油路,畢竟大部分所謂的縣級公路都是土路而已。訥河市就已經在111復線上面了,沿路會有嫩江相隨。結果111復線建得和高速差不多,路邊有欄杆,沒甚麼好玩的,而且真的好像一出內蒙古,進了黑龍江,馬上就沒了風景,周圍開始出現大片大片的玉米田地。 當然最最明顯的差距就是很多很多的過路費,經過一個鎮就要收錢。

出了齊齊哈爾總算見到了嫩江,走了一座坑坑窪窪的浮橋,吸了不少塵土。唯一欣慰的是夕陽西下,照在嫩江橋上,很是熱情。

再之後,又開始琢磨這路到底是直接順著111到烏蘭浩特呢,還是拐去泰來一趟,因為地圖上似乎標了溼地。不過事實總是比較簡單,到烏蘭浩特的路變成了大起伏土路,問了貨車司機,說這不是國道……雖然gps上顯示這路就是在國道的位置。無可奈何,我們別無選擇地跑去了泰來,找了賓館,賓館的名字很好記,叫泰來賓館,這一晚還是很舒服的。

第六日:建設祖國

從泰來經過白城上302國道就可以到達烏蘭浩特。其中會經過內蒙古界,路會變差一點但可以接受,而且風光迥然不同,熟悉的荒草地又出現在眼前,路也變得筆直起來。這次一路向北,看到大片的草場,草叢茂盛,但是也有地方草長得很吃力,稀稀拉拉,而且貼在地皮上,可以看到龜裂的土地,都已經變成了沙礫的淺黃色。

地圖上標烏蘭浩特附近有個察爾森水庫,考慮到這次都沒去甚麼正經的景點,光在野地里轉悠了,所以還是奔去了察爾森。其實真沒甚麼好玩的,據媽媽說比密雲水庫差遠了,三個人加米蘭照了些合影。途中爸爸抓了只昆蟲,比蟈蟈小,但是樣子很像,翅膀長一些,叫聲是連續的,稍微笨一點,抓得沒有懸念。

在水庫的壩上,有個小賣鋪,賣的所謂奶油冰棍很好吃,有股小時候劣質冰淇淋的味道,回味無窮,一下子幹掉兩根。中午在水庫外面吃了飯,又原路返回烏蘭浩特。再之後的所謂省際綠色通道才叫誇張,每經過一個鎮啊還是縣城啊,都一下子要过路费,就當建設草原了。

在大阪看到了久違的美國加州牛肉麵大王,比起北京的味道淡了一些。大阪這個地方遍地是賓館,大概因為也是處於幾條路的交點吧。

第七日:鳥獸蟲鳴

8月16日,最後一天了,早上帶著米蘭去吃賓館的早飯,結果那女的說我們這是酒店,狗不能進來……這是出來7天頭一次米蘭被拒之門外,而且條件算是偏差的,我很無語,這樣也算酒店,衛生間竟然是樓梯下面的closet,關上門就一片漆黑,喔,原來harry potter就是住在這種地方。

從大阪到赤大高速的路上,兩旁都是荒地,漫山遍野的蟈蟈叫,於是爸爸手癢,停下車一行人捉蟈蟈去也。我從小沒玩過這種玩意,所以目標就是能見到個蟈蟈,偏偏我充滿耐心地找到某只蟈蟈的藏身地,無奈怎麼都看不見,反倒是意外發現了只螳螂,媽媽問怎麼不抓,我可沒這膽子唉。爸爸收穫的第一只蟈蟈咬在手套上,結果從草地抓上來的時候腦袋和身體分家了,當然爸爸很快又收穫了一隻,剛剛打道回車,我又叨嘮了兩句說我還沒發現過呢,於是爸爸又帶我下地去,這一次在爸爸的指點下終於在蟈蟈叫的時候看到了一顫一顫的翅膀,不過蟈蟈稍微動一動我就找不到了。因為是灌木叢,所以第一次撲下去沒有抓到,然後爸爸扒開那些樹枝甚麼的,又一把扣下去,成功逮到。


於是乎我就很景仰,因為在第一撲沒成功之後,我已經完全找不到蟈蟈的身影了,沒想到爸爸撥弄撥弄樹枝,竟然還能發現……後來爸爸又跑去馬路對面抓了一隻。這三隻蟈蟈加一隻”類蟈蟈”,就被裝在廢棄的餅乾盒里,一路帶回北京,放在了我們自家的院子里。於是鳥獸蟲鳴,院子里一應俱全,除了鳥是不定時拜訪……

大阪出城,赤大高速從巴林橋出口出來,再一路上圍場,走承圍線到承德。再之後就一路順利,走京承高速到密雲,看天還亮,決定很搗亂地去趟密雲水庫,結果隔著n遠就有穿著迷彩服叼著煙的所謂民兵把守,只能遠遠看一眼,不像在察爾森,還可以下到水邊,雖然很髒……

於是再上京承高速密雲段,一路回家。

sign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