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up with your email address to be the first to know about new products, VIP offers, blog features & more.

行走的冬——記2008年年末出遊

爸爸說,要開車跑跑才知道路有多長,看到了路標才知道距離有多近。

2008年12月20日,第一天,北京至武漢

我發現我們每次自駕游都有一些傳統,比如每次都計劃六點半出發,但通常只是剛剛起床。今天出發已經早上七點四十左右了。北方的天是平緩的漸變色,即使濃重,也充滿了水彩的質感。

昨天晚上已經加滿了油,據説是等啊等,等到了油价下調。上五環走京石高速,北京段很快結束,收費15元。然後就是漫長的河北段。其中在某服務區,我覺得右后輪胎有虧氣,爸爸一測,竟然只有0.95,忙忙充了氣,充到2.5個大氣壓,等到下一個服務區,又變成2.1了。於是乎,開始尋摸著找個地方補胎,好不容易找到個服務區有内補,測了一下又變成2.3,最後就是莫名其妙的不用補了。當然生活隨處有驚喜,我們馬上發現汽油又成了問題。

印象中,河南是乙醇汽油了,而河北高速沿綫的加油站變成了自助式,而且是最近修的,目前還是關閉狀態。於是詢問了某保安,說磁縣服務區的油應該能加,但不確定,再之後沒有出口就進河南了。三個人商量來商量去,終于決定在邯鄲下高速加油。然後我們很鬱悶地發現邯鄲已經全部是乙醇汽油,當然還不死心地要去磁縣的服務區看看,所以其實也就加了100塊的油。但是到了磁縣,發現那裏不僅是乙醇汽油,還比高速外面貴一毛錢,很無語地心又不甘地加滿了油。躲來躲去,我們的座駕最終還是開始喝酒了。

河南,一路正常,除了車有點小麻煩,提速的時候啄車,於是爸媽開始討論是油的問題還是車的問題,當然因爲我認爲的路的問題被瞬間否決掉了。唔,我真的不想就這樣又開回北京啊,最後的最後,決定進武漢,第二天去修車。不知道是我迷信還是怎樣,每次到晚上都會有一段很悶的氣氛,通常會發生走錯路啦,車被虐待啦,找不到賓館啦之類的事情,或許可以統稱為:傍晚的負面情緒。

當然吃過晚飯,洗洗歇歇,就都正常了。據説今晚降溫,有的地方可能下雪。好吧,希望張家界裏面下雪,外面一切正常。不過還不知道明天修車怎麽樣,恐怕再討論又要引發深夜的負面情緒了。

2008年12月21日,第二天,武漢至長沙

其實每次寫遊記,都會想到李斯特的“游曲”。我們早上起來第一件事自然是修車,沿路找啊找啊,都找不到4S店。找了傢可以修一汽大衆的修車行,出來個蠻憨厚的師傅,坐上車跟著爸爸去看毛病。我跟媽媽就在外面走走跑跑。天冷得很,寒流一路跟著我們南下。診斷出來説是右内球籠的問題,車被架起來,發現車底都有甩出來的油。估計天下的修車行都一個模式,跑去汽配城買來零件,再出工人修。爸爸跟著工人去汽配城買球籠,我跟媽媽看著人家拆車。

想既然花了錢進了武漢,乾脆去走走長江大橋登登黃鶴樓。修完車已經快十二點了,又聽説走長江大橋還要分什麽單雙號,於是從別的橋繞到武昌,這才一路見到了黃鶴樓,還有什麽辛亥革命博物館。天陰風大,黃鶴樓顫巍巍地像快倒掉時的雷鋒塔。上5層,每層風都狂大,可以看到長江大橋上的車流和長江兩岸髒亂的建築。原來每朝的黃鶴樓都不一樣,看來詩詞中的黃鶴樓臺也只能從模型那裏揣摩了。一路想找崔顥的題詩,卻沒有尋見,只在賣字畫那裏看到挂著的畫幅,失望走開。

從黃鶴樓離開已經下午兩點了,去附近吃午飯,進了傢菜館,一進門竟然是一籠野味,好彩已經關門了,去了旁邊一家土菜館,感覺很不錯,四五道菜,還有筍啊,武昌魚啊,無比豐盛。吃飽喝足,就很長肉地堆在車裏往長沙走,好像到了湖南,終于不是乙醇汽油了。夜裏望向長沙,燈火通明。

2008年12月22日,第三天,長沙至貴陽

現在看來,我們目前這一路就是省會之游,稍微無語了一點。其實想想的話,湖南算是我四分之一的老家。早餐是飯店解決的,應該是湖南風味吧,連米飯都是辣的,但對我這種一個學期沒怎麽碰辣的人來説,還是小刺激了一把,當然其實從昨天在武漢那頓,就已經很辣了。

出發以後,自打爸爸發現我們會路過韶山,就叨嘮要去毛澤東故居看看。想想也是,應該偶爾接受下愛國主義教育。(住的招待所燈光黑暗,寫得有些不舒服,所以明天再説。)往韶山的高速正在修,沒有出口,往前繞湘鄉過來,沿路八卦下毛主席,一會兒指著片地說哎這地毛主席耕過,一會兒看見片水,就是毛主席沒事跑過來游泳。在故居那片地方,連看車的都姓毛,還有官兵把守,守著個死人住過的地方,感覺真是暗無天日。話説毛主席是不是地主階級,看起來生活條件相當好,三面的山坳,房前是個池塘,好吧,他應該是在這片水裏游泳……

房子很大,跟個小別墅似的,鄉間獨棟啊!而且還每人一個房間,後面一畝三分地,還有豬圈什麽的,摟著柱子照張相,還被武警轟走了,真是被人魚肉啊。接受完愛國主義教育,想想還是當偉人好,連房子都被打掃得乾乾淨淨,塼縫裏都沒灰,還有一營地的人看著,地裏還幫你整整齊齊地种點包菜。唯一讓人心理平衡的就是,那床真是又硬又小!!

從湘鄉回到高速,方向標示反了,於是我們很憤怒地又走囘了長沙方向,在韶山掉頭才上路,趕去目標貴陽。一路的路況信息就是湘西山區路面會出現零凍什麽的,但其實湖南境内的路況還算不錯,覺得差不多八點多應該到貴陽了,結果貴州境内的山區路面情況確實很糟,尤其是橋面,車輛會打滑,有些地方已經結了薄冰。從玉屏到凱裏的山區路段,有些時候時速囘降到30公里。我們很小心地走過每一個橋面,所以也順便關注了亂七八糟橋的名字,比如老貓沖大橋,小河大橋,無水庫大橋,求雨大橋,大地坪大橋(大地平,結合貴州地貌想想),海拔也從200多米一路上到了1100多米左右,畢竟是在高原上了。到達貴陽已經晚上九點多了,找了潮州粥店,天啊,就是純港式,說實話好難吃,還挺貴。

2008年12月23日,第四天,龍宮,黃果樹

昨天晚上在貴陽繞來繞去,晚上超級冷,三個人睡得都不好。早飯是外面的小鋪,三碗湖南面,還不錯,雖然不知道湖南面到底是個什麽東西。吃過早飯收拾妥當,出發走貴黃高速往黃果樹瀑布方向去,途經龍宮,是爸媽二十年前去過的地方,舊地重遊,正好對比下狂漲100多倍的門票。

寒流來襲,天氣很冷,非常冷,冷到龍宮裏沒什麽遊客,坐船進去的時候,只有我們三個人,導遊不説話時,一片膩人的靜謐,是以前去別的洞玩的時候沒有體會過的。從龍宮到二進龍宮之間的小路上,有個石頭砌起來的小房子,兩邊是山崖,頗有絕情谷底的感覺,有水有房,儼然是小龍女住了十八年的地方。進龍宮的時候,偶遇一只小鳥,一直在我們船頭一兩米左右的地方,飛飛停停,仿佛引著我們進入密境。那是只青藍色的鳥,小巧可愛,飛起的時候可以看到腹部橙色的羽毛。進龍宮之前還會看到一處瀑布,水聲隆隆,隱藏在山洞裏,偷偷望過去,仿佛是條咆哮而出的巨龍,讓人有些暗自心驚。

去龍宮的路上,爸爸發現相機的充電器不工作了,於是出了龍宮,在車裏開始把充電器大卸八塊,搗弄一陣,確定不是接觸不良,出發以後,再經過媽媽的火眼金睛。最後爸爸來了一句,說出發的時候猶豫了一下要不要帶萬用錶……竟然不是猶豫帶不帶原裝充電器,我表示強烈無語。於是晚上只好回到貴陽,看看明兒個早上去弄個充電器,當然這是後話。

黃果樹瀑布的門口就是一場戰爭,無數村民圍過來說給帶路,所以就讓一個人上車,結果兩個女人居然爭了起來,問問才知不是一村的,誰都不信任誰。我們從村民傢的後門下山,走那種沒見過實物的木梯子,道路溼滑,有點像西貢那次hiking,當然沒那麽陡也沒那麽長。黃果樹水蠻大的,和照片上什麽的長得一模一樣,而且有水簾洞走到瀑布後面。看水從頭頂上傾瀉而下,砸出一團團水霧,置身其中,好像這種場景真的像武俠小説裏講的一樣,能增強功力。

喀斯特是很神氣的地貌,你遠遠望去的青山,裏面都是空的,喊過去有一圈圈回聲。黃果樹也是,水如白練,飛流直下,心情也隨之舒暢,有一種久違的酣暢淋漓的感覺。我當然沒見過白練這種東西,但人云亦云,又有月華如練的説法,仿佛白練在我心中已和瀑布的水流划上等號。

我們是原路返回的,比起坐扶梯去大門再走囘村裏,還是原生態的野路更有趣味,也又走了一次真正的梯子,架在巨石上。高效率克服重力做功的後果就是,我們出來頭一次覺得很熱。

發現我們家出門總是趕上很冷的天氣,比如去五臺山,去肇慶,都冷得哆嗦,但每次出門還總是不愛帶很多衣服。不過我們卻帶了榨汁機和一箱橙子,聼起來突然有那麽點小資。

明天買了充電器以後要往荔波走,希望零凍狀況已經減輕了,畢竟天氣在回暖。

2008年12月24日,第五天,貴陽至荔波

記下日期,今天已經是平安夜,我們也平安抵達本次旅行的目的地,荔波。早上九點趕到貴陽一個類似中關村的地方順利地買到充電器,解決了相機的問題,然後回到貴新高速,一路到都勻南,前方修路,改走210國道,在獨山吃午飯。

旅行總是會有許多意外,今天依舊,問題變成了車打不着火,每次都要連續幾次才有可能點着。車是老了,小問題不斷,讓人時不時擔心。人說在貴州吃飯湊合就行了,也確實是這樣,別説味道了,光是品種就這個沒有那個沒有,這個今天沒買到那個今天賣完了。吃完繼續趕路,直奔荔波,沿路是所謂的喀斯特地貌,就是類似桂林的模樣。第一個景點是水春河漂流,6人起漂,所以沒漂成,而且天氣太冷,恐怕會全身打溼。最後折衷的方案是遊船河,三個人上了一艘應該坐30人的遊船。

因爲人少的關係,所以船家開了船以後,我們是可以隨便走動的,船舷到船頭,整個甲板都是我們的,當真可以算是豪華游了。開船的時候是四點半,太陽已經照得很低了,金黃色的光芒暖暖地映在山上,江水很靜,如鏡般反射著岸上的風光與陰影。

貴州真是拍武俠的勝地,兩岸是高聳的石崖,谷間是江水,山上多洞,偶爾有船家撐著細舟而過。正是跳崖,被水沖,躲進山洞,被船家救這一系列的橋段。坐在船頭的甲板上,視線中沒有任何障礙,水底的巨石看得一清二楚,行進在青山綠水的峽谷閒,感覺很自由。淡季遊玩的感覺真不錯,整個峽谷裏只有一條船,船上只有我們一家人,這種安靜與享受,才是旅遊的樂趣。

荔波晚餐吃的是路邊的燒烤大排擋,第一間去的鋪子竟然主動說什麽有狗肉,讓我噁心了一把,就趕緊換了一間,三個小女孩開的,看起來社會經驗不多,還有三個男孩坐在那裏打遊戲,恐怕是各自的男朋友,從招待到做飯都是姑娘們在做,炒菜的架勢像模像樣的。平安夜,小縣城裏也有情侶走過,手裏執著塑料紙折成的花,不禁感嘆哪裏的人都要照常地生活,也有各自的生活方式。

2008年12月25日,第六天,茂蘭森林公園

今天早上不到六點就起床了,美名其曰看日出,其實根本沒太陽。下樓checkout都找不到人,只好留張字條就出發去茂蘭了。茂蘭景區的大門也無人值守,等了一下才來了人。天氣很涼,尤其是山區,下車后人哆哆嗦嗦,再加上天初亮,魚肚白,是南方涼涼的冬。

第一個景點是觀景台,停車后徒步上山,慢悠悠地大概上了快一個鐘頭,路上討論蛇的問題,爸爸撿了根竹竿來回敲敲打打半路,我又突然冒出來一句,蛇不是冬眠麽,衆人倒;媽媽又回一句,這是南方,於是我也不確定,但照舊打草走個過場。觀景台是個搭起來的木頭架子,要順著顫悠的梯子往上爬,餘光恰好瞄到山澗,心下還是有些害怕。在架子上衝著遠方喊,可以清楚地聽到四五聲回響,從四面八方傳來,繞谷不斷。

第二段徒步是從堯所古橋開始的,爬上橋坐著照相,在爸爸換鏡頭的時候,刮來一陣風,我突然覺得有點晃,再動一動,原來那塊石欄杆就是會晃的,嚇得我趕緊換了旁邊的石頭,又是一場虛驚。一路的水時大時小,竟然還有那麽個小瀑布,就沿著小河走,見到橫著的大樹就當當猴子,樹林很茂密,生著淩亂的籐蔓植物,我們才順便泡了方便麵,坐在瀑布前幕天席地,好像野餐一樣,心情愉快。

整個森林公園裏的植物物種很多,左一簇右一簇的,還有一層層的梯田,裏面是燦黃的稻子根,田邊有幾株樹,葉子一團紅,一團黃,樹下是自由散養的雞,沒事打打鳴,啄啄米,在公路上晃悠晃悠。有人趕著鴨群經過,又是一陣喧鬧,各家門口堆著柴火和擔子,田裏堆著稻草人,有村民挑著水下到田裏,扁擔一顛一顛的,人走路也突然有了節奏感。有狗信步在街上溜達,一切的自然不愧是列入文化遺產的原生態,沒有一般景區村民的勢利與難纏,還存著純樸的氣息。

走的最後一個徒步路綫長一點,但基本上都是平路,沿著景區裏的那條河,一汪清潭接著一汪清潭,時而跳躍在石頭閒撫摸著青苔,時而躲進黑黢黢的山洞裏,不知何時會千呼萬喚始出來。一路的景點名稱都與青龍有關,青龍橋,青龍潭,青龍澗;青龍之水,水質如丹青,顔色絢爛,堪稱小九寨溝,當然我沒去過九寨溝,這是媽媽的評價,那青綠微藍的顔色,恍若琉璃。水裏有小魚,在石縫閒穿梭,頗有些小石潭記的清靜,當然和前幾天一樣,估計景區裏只有幾輛旅遊的客車,一路根本見不到其他的遊客。青山綠水,幽潭碧腮,山川相連,鬱鬱蔥蔥。

再之後的路可以選擇從景區外回荔波,也可以從景區原路返回,外面的路走煤車,還要收費,路況也不好,最後還是原路返回,經過荔波,辦了退房手續,吃過飯。荔波的飯菜真的不行,今天再一次得到了驗證,糖醋排骨,排骨完全沒有味道,就是澆了點甜汁,醋味也是沒有的。趕到大小七孔那裏的王蒙村子,有個客棧,還算乾淨。老闆人很純樸,說條件不好,鄉下就是這樣,大家湊合湊合吧。水是太陽能的,要一下子把全樓水管裏的涼水放光才能出熱水,這裡就趁水,水便宜電貴,當然太陽也昂貴,一天只在黃昏可以看到幾分鈡的日薄西山。

2008年12月26日,第七天,大小七孔

那只狗是從小七孔橋上跑過來到我腳邊的,我當時正在照相,穿著苗族的衣裙,腰上和項圈上的鈴鐺鈴鈴作響。那是最常見的中國農村的土狗,到現在還沒被列爲正式品種,在小説裏統稱為大黃或小黑。腳邊的這只還沒長大,恐怕只有不到六個月大小,尾巴翹著,上面有一小塊斑點,身上的黃毛如乾淨的沙色,仿佛是羅馬斗獸場上遺棄的黃沙,所以一路上我們喚它羅馬。

羅馬是跟了我們一路的,蹦蹦跳跳,盡職盡責,從小七孔古橋到響水河。走在我們前面的時候會停下來回頭張望,或者我們走慢了,它會下到兩邊的河沿繞一圈回來,在雜草堆中拽出一條乾枯的植物,跑回來扔在地上,就連我們照相的時候,它都會在地上一坐,安安靜靜,想給它點吃的,奈何都放在車上了,之後去坐遊覽車,想讓它上來繼續跟著,但車子一開它就踉蹌地跳下去,望著我們遠去的車,回頭跑走了。

就這樣不知從何處來,也不知它將去往何處,返回的時候已不見那小小的黃色身影,恐怕真如黃沙般藏去樹林了吧,小小的一段插曲,是在小七孔最奇妙的邂逅。

景區裏的水都是翠藍的,濃得仿佛直接可以染布,但灌進瓶中卻是透明的,山間常見深潭,潭水清澈可以望見潭底的巨石和倒下的樹木。水中森林是值得一游的地方,流水在樹根閒流淌跳躍,樹根在石縫中盤根錯節,籐蔓搖蕩,枝丫斜穿,茂密難見天色,像電影中的熱帶河流,靜謐中恍若隨時可以沖出一條鱷魚。路很有野趣,一塊塊石頭連在水裏,就在溪間蹦來蹦去,與鳥獸蟲鳴交映成趣,有些兒時跳房子的歡快。

據説小七孔元月一號到十五號免門票開放,到時候應該會熙攘一點。小七孔景區確實因裏面的古橋得名,七孔羅列,石上長著青苔,沒有欄杆之類更現代的元素,很舒適地融合在河谷的景色裏。但大七孔景區裏卻沒有橋,倒是門外公路上有一段新大七孔橋,恐怕是古跡消失了,只留下景區算數。

大七孔也是漳江河谷,沿著岸有棧道蜿蜒穿梭,比較著名的景點就是天生橋,典型的喀斯特山洞,只是整個山穿透了,形成了橋的樣子,下面依舊是翠藍的水靜靜流淌。旁邊有岔路上天門坳,便是天生橋的橋頂,裏面的樹生得極密,鬱鬱蔥蔥,臺階一路向上,幾乎沒有平地,快到頂的時候有些微微細雨,而山頂樹少,淋得比較多,便匆匆下山了。臺階上鋪滿落葉,微溼,有些自然死亡的樹很隨意地倒在地上,淩亂之中體味著自然的力量,空氣很清新,有濃濃的樹葉的味道。

這裡的樹都很頑強,從石中鑽出,又把石頭撐裂,樹根粗獷地暴露在空氣中,又柔軟地扎回石上薄薄的一層泥土裏,即使如此惡劣的條件,都比北方的樹林茂密百倍,形成一片林中雨的小氣候。

大小七孔是荔波最後的景點,之後便開車去凱裏住宿,貴州的行程才即將結束。感覺比想象中的樣子乾淨富裕,而且人與牲口相處的模式很傳統,一路常見趕牛的人和駕馬趕集的木板車,有些務農的方式保存下去也不錯的。人也淳樸,經常看到三五成群的小孩子上學放學,在路上嬉笑打鬧,問路碰上的老鄉也都很熱心。總之荔波是值得一去的地方,雖然現在沒有太高知名度,但難保多少年后也會像九寨溝一樣破壞殆盡。

2008年12月27日,第八天,凱裏至張家界

今天基本上是在趕路,從滬昆高速一路離開貴州進入湖南,從懷化下高速走省道想抄近路到張家界。湖南給我留下的印象很糟糕,比如加油站的廁所比貴州境内的髒上數倍,比如省道上一路坑窪,時速低至二三十公里,路上塵土漫天,兩邊的水溝裏都是黃泥,樹葉蒙著灰塵,砍下的樹木成堆擺在路邊。

從沅陵到張家界的省道在修,只好去繞高速,沿常吉到常德,再沿常張到張家界。下高速的時候跑去咨詢一個什麽自助游中心,結果跟了個人上車,叫我們左轉右轉地跑去個市委什麽賓館,然後停車出去吃飯,一個又小又破的土菜館,張家界真是個鬼地方,我覺得我們就像進了屠宰場,無數個人挂著和藹的面孔,躲在陰暗処磨刀霍霍地衝著我們,讓人背脊發涼。

唉,陰風嗖嗖,這裡的人真是可怕,土匪窩啊,聽説是把山裏的農民都趕下來了,跟黃果樹一個路子。比荔波的感覺差很多,荔波裏的人生活多自在,花點錢也是心甘情願,哪像現在,掏點錢讓人掏得火冒三丈。貌似從聖誕節到元旦公開景區,真是鐵公雞上拔毛,千年一遇啊。景區是開發了又開發,密密麻麻讓人眼花繚亂,問問重點是哪裏,答曰每個都是重點。那個小姐玩命跟你推銷導遊啦,包車啦,訂賓館啦等等,這還市委直屬的呢,可見上梁不正下梁歪,真是鬼地方,請容我再強調一遍。想想也是,人家叫張家界,就是張家的地界,你這麽多人來,可不得留下買路錢。

今天唯一的收穫是在滬昆高速湖南至懷化路段終于給我開高速了,路上基本沒車,快一百公里的路只超過6次車,被兩輛車超過,著實冷清得緊。再後來的省道讓我家的車髒得要命,之後還飃著細雨,和泥了,唉,看似富的地方發展得很不持續。

2008年12月28日,第九天,張家界

今天一直下著小雨,從張家界市走三十公里到國家森林公園,路況不錯,速限70公里的油路。市里有賀龍故居,公園裏有個賀龍公園,早聽説賀龍是土匪出身,所以張家界的土匪行爲歷史悠久。

沿著金鞭溪從大門到水繞四門有7.5公里。路上旅遊團很多,感覺一堆農民盛裝來玩張家界當過節,吸煙的人在路上到處都是。穿了爸爸的防水衣,爸媽打傘,不過還是買了個雨衣以防萬一。媽媽還買了個伸縮的簡陋拐杖。7.5公里就在一個接一個的旅行團中穿梭,從9點走到11點。空氣很清新,但霧氣騰騰地,基本上都看不到什麽東西,偶而冒個山頂的樹尖,那個溪水也很一般,比荔波的水差遠了,森林也不如那邊好。

從水繞四門(不知道爲什麽叫這個,亂七八糟的,這邊一兩塊石頭就是景點)有所謂的環保車拉人到天子山索道,其實就是普通大巴,莫名其妙挂個牌子就叫“環保”了。天子山索道大概5分鐘到山頂,中間騰雲駕霧,穿過一片云后有一段異常清晰,奈何到了山頂卻在雲霧中。有人兜售草鞋,說山頂結冰路滑,其實就有人兜售的那一段有冰,滑滑就過去了,強烈懷疑是這群人搞出來的。到山頂坐小巴去賀龍公園,準備走路下山。去車站一路又有一大幫子人賣板栗,買了一小碗嘗嘗,比北京的栗子差遠了,糖炒栗子還是懷柔的好。

天子山的山頂什麽都看不到,偶爾有霧飃開一點點才模糊看個山的影子,在相機裏連焦都對不上。只能眼巴巴地找路下山,路上有賣土豆的,插成一串,煮后再煎,再刷上湖南一辣遮百丑的辣醬,外焦裏嫩,一元一串,性价比相當之高,再後來問別家是2元一串,到山下坐小火車的那裏就5元一串了。

從天子山下來到十裏畫廊,總算可以模糊看到兩邊的怪石嶙峋,那一塊塊隨機凸起的形狀,就像傳説中狗熊掰一個掉一個的棒子。當然其實這玩意說什麽像什麽,最多的無非是什麽望夫石啦,觀音啦之類的。下來后搭遊覽車到水繞四門,原路再走7.5公里回去,大概5點鐘出了門。之後因爲從景區到慈利的路在修,所以回去張家界市,上高速到慈利吃飯住宿。本來想再去岳陽樓看看,但常德到岳陽的高速沒有修好,所以只好作罷。

總的來說,張家界來過就沒必要來第二次,爸媽又陪我挨了次宰,這個地方和我們家八字不合。

2008年12月29日,第十天,慈利至武陟

小心翼翼的一個陰天。有兩三次覺得有些冷。

從省道至張公廟,路況到石門都很差,抄近路也沒省什麽時間。從張公廟走國道至湖北境内上二廣高速一路北上,途經荊州,襄陽,新野,許昌等遊戲中常見城市。噢,對,從南陽上蘭南高速至許昌轉京珠,再在鄭州轉鄭焦高速至武陟,夜宿武陟一間招待所,私人開的,兩個老頭兒加一個老太太,人挺實在兼熱心,最後決定湊合住下,登記身份證時老頭兒念叨“呦,110101啊”。吃晚飯,一個後來取消的菜也給我們上來了,而且還是錯的,而且還被當成另外一道菜給吃了,真是莫名其妙。出門在外,小地方的服務員都是沒訓練過的,要囑咐報下菜單,但是回到北方,菜量大增,且米飯論碗算而不是按人頭收費了。另外外地城市開車實在不守規矩,胡亂地路都不看就沖出來,或隨時停車且沒有刹車燈,狗隨便三三兩兩地過馬路,倒是牛邁著方步跟在人後面。從湖南出來一路都是柑橘樹,還路過打蠟厰,下書柑橘催紅庫,難怪現在的橘子顔色這麽鮮豔。

我一直都很喜歡純粹趕路的日子,但現在什麽都會變吧,就像我開始爬山一樣。總之遊記能記多少就記多少吧。

2008年12月30日,第十一天,云台山

在廉價的招待所住了一晚,早上的結論就是,今天無論多晚都要開回去。在武陟找了間早點鋪,北方就沒有亂七八糟的米粉了,一人吃了兩塊發麵餅or發麵肉餅,又買了半打留在路上充飢。

多年以前我們曾開到河南,玩過云台山,當時下大霧,雲裏霧裏的什麽都看不見,不知道山有多高也不知道天在哪,人還很多,沿著公路死走也看不到什麽具體的風景,所以就回去了。而這一天從清晨就可以看到地平綫上的晨曦,雖算不上艷陽高照,但也藍天白雲很難得了。去云台山一路都沒什麽人,停車場空空如野,又有老鄉跑來拉客,煩人得緊,以前車開得到的地方現在也封起來算景區的一部分,大門兩旁大屏幕播著宣傳片,入口建得極繁華,跟個地鐵站似的,可以想象旺季的客流量有多大。遊覽巴士從上人開始計20分鐘發車,於是經過漫長的等待總算開了車,慢慢悠悠地被送到最遠的景點,3個山溝。挑了一條比較長的山溝,號稱裏面一大瀑布是當年李白疑是銀河的地方。小河溝的河面不少都凍了冰,石壁上挂著一陀陀冰,看上去像美國某些大片裏的怪物的鼻涕,當然有些尖尖的冰錐一樣的,還是很好看的。

我們一路走一路數,到了標示的2800米処,傳説中的大瀑布不見芳蹤,擡頭能在峭壁上看到一塊發黑的面積,估計是雨季才成瀑的地方,如今一點冰都沒有,更別説水了。於是悻悻地出了這個山溝,考慮到當天還要趕路,便跳過另外兩個山溝準備坐車去紅石峽。

話説北方的天氣真是冷,走在路上摘下手套吃塊餅乾,可以很清晰地感覺到血液快凝固的刺骨的冷洌,還好當天風不大,走走又能稍微暖起來。云台山很多分層的石頭,一塊一塊地擺著,上面常常是平的。記得小學自然課的時候,老師拿來一盒岩石標本給我們講解,如今唯一記得的就是頁岩,一頁頁的,老師說像書一樣,而我就一直好奇打開以後裏面有什麽。小學生嘛,什麽都稀奇,傳看的時候大家搶來搶去,而我就霸著頁岩不放。現在想想,人越大就越過得理所應當,沒什麽好奇也沒什麽特別想要的了。

紅石峽是云台山最有名的地方了,現在這種景色都開發一個又一個景點,搞出極複雜的行程,讓你在裏面又吃又住,當地人全部開始做生意,遊客也越來越多。我們在紅石峽的時候是下午,陽光斜照進峽谷,照在暗紅色的石崖上,有些大峽谷的感覺,不過多了繁複,少了壯觀。峽間有水,水裏有魚,一路冷冷清清,除了環衛工人就見不到什麽人了,但旺季時候這裡估計比肩接踵,看外面如迷宮般的排隊的鐵欄杆就知道了。紅石峽還算有些特點,雖然沒有宣傳照片上那麽紅,卻也值得一去,一塊塊方正地摞成陡峭的山壁,直上直下,有點非亭午夜分不見曦月的感覺。

我們大概3點多離開云台山,開始趕路,4點時路過煇縣想吃個飯,但沒一家館子營業中,而街上卻到處是閒人,車還有點小堵,白白耽誤不少時間。後來5點多到了衛煇,吃了河南的羊肉燴面,還不錯,不過三個人都吃多了,又是面又是菜又是湯,結果一路回北京,三個人都不是很舒服。

12月31日零點二十一分,我們到了京珠的終點,上五環,一點零六分到家停車。全程按車上里程是5491公里,不過我家車的表不大准,按GPS路綫計算是6156公里。

sign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