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ogue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August 7, 2018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题图:Salzburg地下通道的涂鸦

(本文很长,照片超级超级多,谨慎载入。)

我7月24日、25日考完加州bar,27日旧金山上飞机,28日到香港,29日飞北京,30日飞哥本哈根,落地是7月30日早六点,我整个人都是懵的。在北京候机时和爸妈汇合,二老随口提了一句,说欧洲的酒店还一天都没定,只租了车,于是临上飞机前赶忙随便订了个汉堡的酒店。我们全家的心真是越来越大。

在哥本哈根机场提车,租车公司原本不允许去捷克(以及任何东欧国家),说有人会偷车,不过提车时发现是辆斯科达,遂直接忽略租车公司的禁令。从哥本哈根到德国有两条路,一条过桥,一条渡轮,这丹麦语我是一个词不懂,连字母都不认识,为了省事,决定走陆路过桥,管租车公司要个过路费接收机贴在挡风玻璃上即可,往返大概70欧。

开到汉堡不到五百公路,四个多小时就能到。德国大城市市中心需要挡风玻璃上有环保贴纸,在德国租的车应该都自带,我们车没有。所以到了汉堡准备乖乖买一张,结果问了两个加油站,两个路人司机,一个修车厂,这玩意貌似只能在车管所买,下午四点多车管所就关门了,这么努力都没买成就任性不买了。

汉堡太热,三十多度,旅馆里竟然没有空调。竟然有没有空调的旅馆!但是因为时差关系,我们也实在撑不住了,订完第二天的宾馆(这次特地看有没有空调),七点多全部倒在床上呼呼大睡,飞了这么多天,我躺在被子上,切实体会到“沉入梦乡”的重力感。

7月31日,早饭过后驱车往柏林,两个多小时车程,因为没有环保贴纸,酒店便没法定在市中心。住在城西,把车停好就拿了地铁图下地铁。柏林地铁有点复杂,很多线路都用了相近的颜色,什么浅绿色和绿色,橘黄色和黄色,看得我眼睛都快花了,不知道色弱要怎么活。气温36度,地铁里也没有空调,热得恍若上个世纪,还以为顺利躲过今年的夏天,看来是高兴得太早。

第一站是犹太人纪念碑,成林的石棺一样的长方体立在起伏的地面上,高矮不一,越往中心走越高,好像陷入历史的噩梦中。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纪念碑附近便是柏林地标,勃兰登堡门。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下一站是犹太博物馆,这座Daniel Libeskind的代表作当年上建筑史时就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非常期待。整个建筑外墙好像用密不透风的铁板制成,上面有些折线形划痕一样的窄窗,内部也有很多空白狭窄的空间,表达着监狱一样的压抑感。不过可惜只有地下开放,上面在装修,有一些我蛮想感受的结构没有看到。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走在柏林的大街上,偶尔会看到一些古老建筑的遗骸,二战时候柏林基本被炸得稀烂,颇有战争的沧桑感。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接下来坐地铁去柏林墙东边画廊。墙在河边,太阳下走两步感觉都快化了。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墙比想象的矮多了,又薄,好像工地的围墙。长有一公里多,比较著名的就是兄弟之吻。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在纪念品摊的明信片上看到Victory Column,所以柏林墙溜达完就去那里溜达了一下(没有任何行程规划的我们,基本靠明信片决定去哪里玩),大热天里穿拖鞋暴走12公里,在酒店附近吃了个中餐犒劳一下。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8月1日,赶路的一天。上午从柏林驱车前往布拉格,一路碰到很多修路地段,虽然德国号称没有限速,实际也开不了太快,尤其在Dresden,因为修路,往布拉格方向的出口封闭,只能绕路,结果碰到大堵车,在导航的指挥下穿越一大段田间小路。

临近捷克的休息站有卖捷克的高速贴纸,12欧左右。到布拉格已经中午12点40,比预计晚了快一个钟头,车停在河边的Rudolfinum停车场。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天气还是又热又晒,走去广场的路上随便找了饭馆吃个午饭。广场上许愿池没有,人倒是很多,和其他很多城市的中央广场看起来差不多。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布拉格倒是很干净,没有心理预期中东欧的落魄。老城区域很大,河两岸都有。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在布拉格稍作停留后继续赶路去维也纳。捷克的整体植被感觉不如德奥,看起来荒凉一些,进入奥地利以后有很明显的田园风格,有绿油油的山坡和点缀的树林。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在边境附近的加油站都可以买到奥地利的高速贴纸,也是12欧左右。如图,上面是奥地利贴纸,下面是捷克贴纸,都是十日有效。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宿维也纳,天气潮了许多。路上时而一阵太阳雨。

8月2日。从酒店坐地铁到维也纳市中心转车,时间还早,地图上见有一个多瑙运河,就上到地面溜达了一圈。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维也纳很干净,街道宽敞,古建筑也都是白色为主。不过还是又热又晒(这大概是我这篇游记中出现率最高的词了),所以又钻回地铁站。地铁比柏林的好一点,有的车有空调,没空调的好歹也有点风,没那么闷。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说到这里,不得不吐槽中国移动的国际漫游。哥本哈根落地的时候,中国移动推送欧洲漫游套餐,考虑到我们要去好几个国家,买卡怪麻烦的,就直接订了漫游,结果人在墙外,网在墙内,Google服务根本用不了,我们一路导航靠着Apple Maps(所幸还不错)。到了城里美滋滋想打Uber,发现里面用的Google地图也load不出来,所以才只好每个城市都拿着地铁图死磕,体验体验生活。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第一站是美泉宫,内部挺土的,审美和法国没得比,基本上窗帘和布艺配套,都是最无脑的家具搭配,有好多东方系列的设计也丑得一言难尽。后面的小山坡爬上去可以看个维也纳全景。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风景虽然还凑合,但是爬坡一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暴晒。另外,花园里都是碎石子路,我穿着人字拖上下坡,一不小心就一脚碎石渣,也挺累的。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从美泉宫出来,坐地铁可到金色大厅。金色大厅大概是我对维也纳最早的印象,毕竟从小学就年年看维也纳新年音乐会。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可惜大暑假的,维也纳爱乐没有音乐会,柏林爱乐也歇了。音乐厅倒是有导览,大概四十分钟的样子,会给你讲讲整个建筑的历史以及新年音乐会的门票有多难买。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到美景宫的路比较尴尬,没有什么地铁直达,索性走路过去。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美景宫仍然暴晒,大太阳底下一个人都没有,大家都在背阴的地方窝着。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美术馆很小,基本都是为了Klimt而来,从入口处就有标志直接把游客导向挂着很多Klimt的房间。除了The Kiss也有一些Klimt其他时期的画作,有人物有风景,可以看出他风格发展的过程。

虽说维也纳是音乐之都,但走在街道上毫无音乐的感觉,大概就和巴黎左岸一样,都是逝去的辉煌,既然是逝去的,大概只能在墓地里感受一下。因此最后一站便是维也纳公墓。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专为贝多芬而来,致以我最深的敬意。至此,作为一个业余钢琴选手,已经乖乖给我爱的肖邦和贝多芬扫过墓。

下午三点多回酒店,去超市买点吃的,还没结账,外面突然大雨滂沱,穿着拖鞋短裤最不怕淋的我回酒店把车开出来接爸妈,刚开出地库就发现雨停了,真是闹心。

驱车三个小时,宿Salzburg。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8月3日,开车到Hildmannplatz停车场,走出出口便是萨尔茨堡的老城区。早上八点多左右,店铺都没开,街上游客也很少,往来都是上班的人群。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最早开门的是Mirabell花园,可以远望山上的要塞,要塞坐南朝北,越晚越逆光。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溜达出来恰好九点,对面莫扎特故居刚刚开门。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我承认莫扎特是天才,但我实在不是他的粉丝,大概小时候弹了太多《小奏鸣曲》弹出心理阴影了。如今这里已经是博物馆,摆着几架harpsicord,也不让人碰。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Salzburg感觉很不错,比起维也纳要文艺许多,街上很多卖艺的音乐人,各式乐器都能碰到。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有缆车可以上要塞,要塞内部没什么意思,倒是可以看全城的风景。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从要塞走到半山,能看到《音乐之声》里的修道院,墙外正好坐着一个修女在静静地看书,往来基本没什么游客,修道院的门静静敞开着,迎来送往。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从修道院走下山也没多远,整个Salzburg老城区走路足矣。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大概十一点多离开Salzburg,驱车三个小时到新天鹅堡。路上一片田园风光,很多红瓦白墙的小房子,配上远处的山麓,俨然验光机里的画面,一看就紧张(近视眼都知道我在说什么)。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新天鹅堡美则美矣,人却很多。停车后可以买巴士票上山,3欧往返。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下车后有两条路,往玛丽安桥或者往城堡,玛丽安桥上可以拍摄天鹅堡的全景,不过人很多,队很长。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我也算去过很多宫殿,个人觉得法国宫殿内部无与伦比,那些去过后基本别的宫殿内部不用浪费时间了,外面欣赏一下就差不多了。

宿慕尼黑。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8月4日。作为一个从小弹钢琴的人,德奥学派如雷贯耳;而作为一个曾经的理工科人士,尤其是当年第二志愿报了汽车工程的人,对德国的制造业也是心驰神往。

早上七点出发,开两个半小时到达斯图加特附近的保时捷总部,有一种到了天堂的感觉。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距离保时捷7公里左右就是奔驰,奔驰博物馆里展品更丰富,毕竟卡尔奔驰一辈子就在琢磨各种车。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再往北开两个半小时到Wetzlar小镇,是摄影爱好者的天堂,Leica总部。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往西开一个半小时到达科隆,莱茵河畔的科隆大教堂拖了六百年总算是完工了,虽然总在修缮。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宿Dortmund。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8月5日,继续赶路。

路过汉堡时想去参观斯坦威和万宝龙,可惜赶上周日,哪里都不开门,只能怨念地在斯坦威门口留个影。

游记 | 如雷贯耳当属德奥

万宝龙的总部实在有点丑,就不放照片了。

晚上五点多回到哥本哈根。

这段自驾全程3810公里。在德国车速没有很快(主要母亲大人每五分钟就让开慢点),基本和美国差不多,区别就是我在美国开车时都在超车很少被超越,在德国同样速度经常被超车。尤其南部车开得稍微疯狂一点,往往都窝在最外车道。不过所有车在超车后都会自动并到外车道,老司机感觉心旷神怡,不会有慢车挡住快车道这种事情。德国人开车该快就快,该慢就慢,遇上修路或者进村要限速,都是立刻踩刹车把速度降下来,蛮规矩的。

(我觉得考bar时候写essay写伤了,打开电脑打字都有点心理阴影,憋不出话来。)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