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ogue

墨西哥的一周

July 29, 2018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5月底时,父母来美国给我过生日,顺便参加毕业典礼,其间有三两周的富裕,便赶在reading week里和爸爸去了趟墨西哥,也算是把美洲的卡打全乎儿了。

我们5月28日周一出发,从SFO直飞墨西哥城,到达已经是晚上七八点,出机场叫了uber直奔酒店,强迫自己非常有耐心地等店员给我们check in以后,街两边的店铺几乎都关门了,我和爸爸赶在某个便利店拉门前各自买个雪糕,才慢悠悠从鬼影幢幢的破巷子里溜达回酒店。

第一日,5月29日,去金字塔。我们也没定什么行程,在酒店吃个早饭,八点多就叫了Uber去Teotihuacan。怎知墨西哥的Uber收费和美国不太一样,叫车时只是估价,最终价格看司机实际怎么开,我们这个司机为了避免高速过路费,全程在走布满减速带的乡间小道,开了一个半小时才到金字塔,弄得我们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给Uber投诉,Uber表示“你们让司机按照导航开啊”,可我要是会说西班牙语我还用什么Uber啊!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金字塔暴晒,无遮无挡,林木不生。我脑海中的金字塔,因为已经是著名旅游景点,应该铺好了平整的柏油路,大家轻轻松松溜达就好,于是心大地穿了个平底鞋,结果这几个钟头小石子路走的,膈应得我心肺都快麻了。

本着不重不漏原则,我们先去的月亮金字塔,因为在亡灵大道的一头,月亮金字塔不高,随便踩踩台阶就到了平台上,可以望见整个古城。古城的断壁残垣留下的都是建筑基台,上面的木质结构都已消散在风中,只能从整齐结实的基台推测城市的繁华。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从月亮金字塔下来,我们沿着亡灵大道走到城的另外一边,一路在危墙上下,墙上碎石嶙峋,很难站稳,爬上去以后不觉想起诗经,乘彼垝垣,以望复关。复关是没望着,倒是见到野狗在太阳下走着走着就轻车熟路地下到下水沟中,把全身裹在阴影里一趴,看起来好不舒服。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整个亡灵大道走了一遍以后我们才上太阳金字塔,游客多了一些,不过也不觉得拥挤,太阳金字塔高一些,阶梯有两三段,但也没什么,我们可是爬过马丘比丘山的人。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经过一上午的暴晒,我们基本已经快成人干儿了,从太阳金字塔后面的门出去,可以到一家叫La Gruta的餐厅,在一座天然的地下岩洞里,非常凉爽,有一种久旱逢春的酣畅,做本地墨西哥菜,价格也不贵,来瓶啤酒就一下饭,是名副其实的酒足饭饱。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因为没有约车,我们从La Gruta出来还要回到古城,从太阳金字塔穿过去,到另外一边的景区大门,门口有巴士站,看见大巴来了招招手,十有八九是去墨西哥城北站的。司机可能是为了省钱,大热天的也不开空调,一车的人在车厢里烤着,窗户也开不了,只有车顶的天窗有些缝隙,为了心静自然凉,我们把身体及精神活动降到最低,果不其然地睡着了。

在北站下车的时候顺便买了两天后去Guanajuato的车票,然后Uber回酒店,在附近找个超市补给一批,再吃个雪糕。

这一天下来,我的腿上有特别明显的短裤晒痕,黑白分明,至今如是,哭笑不得。

第二日,5月30日。并没有什么计划,在Monica的远程指导下,我和爸爸从酒店溜达去Zocalo区,在Restaurante El Cardenal吃了个早餐。墨西哥的早餐实在很丰盛,先是本地手作热巧克力,风味十足,也不大甜,就着本地糕点,下肚基本已经不饿了。可这还不是早餐的主菜,主菜的分量看起来和午饭晚饭没有区别,都是硕大一盘,我和爸爸默默努力消灭着豆子玉米饼之类的。餐厅人很多,很多西装革履的人似乎一边在吃早饭,一边谈生意。吃完早饭,有一种这一天都不想再吃东西的心累感,还好要溜达很久才能回旅馆,也算是消食健胃了。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当天似乎有什么游行,市中心的广场上穿着红衣的人群慢慢走着,领头的小巴上刷着标语,喇叭里放着宣传口号,只不过实在又晒又热,人群都恹恹的,看起来毫无游行的热情。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溜达回酒店时,基本是正午,阳光垂直照射,街上没有任何阴凉,我们就在酒店里歇了两个钟头,等阳光有点倾斜的时候才继续出门。酒店在La Reforma街上,似乎是个本地CBD,街两旁有很多高楼大厦,很多穿着西装的人步履匆匆。还有很多刷鞋的摊子,早上的时候倒是能看到不少上班族照顾这些摊子的生意,总体来说,感觉比南美富裕平和多了。

沿着La Reforma可以走到市中心的一个大公园,公园里有个小山坡,山顶上是历史博物馆,从这里可以看到墨西哥城的各个方向,视野开阔。只不过进博物馆不能带水,而储物柜却在山下,这么热的天我们是不可能走回山下的,就只好咕咚咕咚地在门口把一大桶水灌进了肚子里。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其实这个博物馆本身没啥好看的,不仅馆藏寥寥无几,而且一句英文都没有,我们基本就是为了看风景而来。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回酒店的路上,我们按照Monica的远程建议,在Salon Corona吃了tacos喝了啤酒,其实已经晚上五六点,可感觉早饭仍然没消化好,而Tacos又分量超大,到后面我已经把饼放一边,只一口一口努力吃肉了。

5月31日一大早,我们叫Uber去北站坐大巴,大概坐六个小时车到达Guanajuato。去Guanajuato之前觉得就是一个小古镇,结果没想到算是座大城市,密密麻麻色彩斑斓的房子依山而建,好像彩色版的La Paz。从Guanajuato巴士站到古城区还有挺长一段距离,照例是Uber,古城地下有四通八达的隧道网络,拱形顶,四周有粗大的灰色立柱,仍存留有中世纪的阴森感。在这个地方估计是没法自驾,地下又不能导航,七拐八拐地出了地面,极有可能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我们下午两点左右到酒店,吃了顿饭就出门溜达。人生地不熟,出门基本靠走,把附近的景点全部打了卡,有接吻小巷,教堂,山顶。教堂的配色很有特点,是浅绿色的底,白色的石膏雕花,穿插着金色的灯具和摆设,清新满满,让人留恋。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山顶的风景自然不必多说,是此处著名景点,我们沿着台阶穿过民居走上来,最后几个台阶边有一家小酒馆,大概是看山景最好的酒馆了,还有什么比大汗淋漓爬山之后来瓶啤酒看看风景来得舒爽呢?那时那刻,应当是没有了。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我对Guanajuato的印象非常好,虽然这些景点两个小时就能溜达完。回酒店的路上,公园里聚集了很多小交响乐队,一个接一个准备登台表演,两边饭馆的人倒是有了耳福。总体来说,虽然是个旅游的地方,但仍然有很多真正的本地人,有本地的文娱生活。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6月1日,我们早上航班,从Leon机场飞Cancun。临近毕业,终于可以来北美学生春假胜地打卡,内心有种俗不可耐的欢喜。Cancun没有Uber,下了飞机只能找的士。的士公司唾沫横飞地让我买往返票,对墨西哥人非常没有信任感的我死活坚持买了单程。

Cancun海边有一个7字形的大概是填海出来的地,也就是Hotel Zone,公共海滩不多,基本都是酒店各自的私人海滩。爸爸有点生病,到了酒店就歇着了,我自己去楼下吃了日餐。两三天粘腻的墨西哥菜之后,吃个海藻沙拉的感觉格外舒爽。然后便去游泳池认真游泳。之后的两天爸爸基本在休身养病,我在酒店每天举铁、跑步、游泳,疯狂锻炼,中间再复习复习Final,毕竟回去第二天就要考试。虽然在游泳池不少时间,但Cancun的海没有下太多,可能是季节原因,海里实在很脏,一波一波的浪都卷着海藻,来来回回割得肉都疼。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6月4日约了去Chichen Itza的行程。早上有车来酒店接人,是辆小巴,车座非常小,座椅间距很窄,两个小时坐下来感觉膝盖都快碎了。Chichen Itza终于是传说中的玛雅文明,记得小时候看过好多这种所谓神秘文明的书,什么玛雅文明,复活节岛,百慕大,大西洋城之类的,隐含的主题无非是这些东西在当时太先进太神秘,所以大概是外星人搞的。如今想想,这些书大概就是那个年代的公众号营销吧,什么东西冠上“神秘”二字,炒作炒作都是有人信的。其实照这种文明程度来看,我们中国文明大概完全是外星文明吧……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Chichen Itza的小金字塔其实比起太阳金字塔和月亮金字塔来实在寒酸。整个景区两个小时就基本可以全部溜达到了。路两边全部是小贩,非常商业化,不过有的小贩懒懒散散的,连生意来了都懒得抬起眼皮招呼,过得也挺随缘。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从Chichen Itza出来会去一个Cenote,每个行程去的Cenote都不一样,大同小异。我们去的这个叫Hubiku,别看外面艳阳高照,坑里却是阴森地在冒凉气,大概就是仙侠小说里到了什么妖洞阴府的感觉。水挺凉,不过我自从在南极跳过海以后觉得这都不是事儿,直接就跳下去了。水里有很多小黑鱼,游来游去看得清楚,不过抓不着。阳光从洞顶洒进来,照到的水面是一片幽蓝,而照不到的地方却是一片漆黑,感觉冒出点什么怪物都不违和。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游记 | 墨西哥的一周

此次墨西哥之行并不太赶,玩得比较轻松,其间还一路找各种资源看着勇士的NBA决赛,热血与休闲并重。虽然自从到了cancun每日又举铁又跑步又游泳,不过墨西哥食物那么多的碳水最后还是变成了1公斤体重被我带了回来。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