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up with your email address to be the first to know about new products, VIP offers, blog features & more.

Patagonia | 挟西风以遨游

此番为Patagonia冰原自驾的智利部分,多图多字。

12月6日早上七点半,我们从阿根廷Ushuaia市中心加油站旁边坐长途大巴前往智利最南端的城市Punta Arenas。因为从来没有坐过长途车,我略微有些心虚,就嚼了一片晕车药,结果上了车就抵挡不住排山倒海般的睡意,本来想说路上看看火地岛的风景,但眼皮根本不受自己控制,偶尔费尽心机把神志从睡梦中拉出来一点,就看到路两边漫漫荒野,一马平川,遂又倒头呼呼睡去。

车开到阿根廷和智利的关口,都要拿着护照下车过关,进入智利的时候对蔬果肉奶查的比较严,要提着行李过机器,大巴底下的行李舱也打开了,一只警犬在行李箱中扑来扑去找违禁食品。路上还要经过一个摆渡码头,我迷迷瞪瞪地下车上船,然后在船上靠吃着零食抵挡睡意。船程很短,没多久就可以下船了,下船以后发现车辆都已经开下了驳船,效率还是挺高的。

全程600多公里,但是因为要过关和摆渡,所以晚上八点才到punta arenas。我们折腾到酒店,出门吃了顿中餐,喝了点暖暖的方便面汤,感觉非常舒服。

各大租车行在智利似乎都是靠代理经营,本来想在avis网站订辆SUV,但是网站上只显示一种车型,还是轿车,于是干脆现场碰碰运气。7号早上九点多,我们来到市中心的Avis代理商,询问是否有可以过境阿根廷的车辆,工作人员说十一点半能有一辆,是辆两驱SUV,一天50,000智利peso,过境阿根廷三天或以上是65,000智利peso。这是在南美第二次租车,发现这里完全不会推销保险,或者说基本就是没有保险,不过我信用卡带保险,也没有很在意。

等车的时候想去办个智利的sim卡,结果claro营业厅贴着一张手写的纸条,说工作人员一会儿回来,想想反正进山也没有信号,就没有办卡,把google离线地图下好,一般导航也没什么问题。车来了以后办手续要很久,大概将近一个小时,工作人员交给我们一个文件夹,里面包括各种所需文件,对一下护照和车牌号,没错就可以了。两个驾驶员是免费的,所以赶紧把爸爸加上去,毕竟是辆手动挡suzuki。这边出车的时候检查很细,小剐蹭、掉漆和挡风玻璃的痕迹都会标出来,还会确认备胎以及换胎工具,因为砂石路很多,换胎是必要技能。

拿好车后就变成到了自驾游任务,我们轻车熟路,开车去超市采购了补给,然后出发往百内(torres del paine)去。到puerto natales的路比较平坦,一边是麦哲伦海峡,一边似乎是个草原,感觉很像内蒙,有一些牧场。过了puerto natales之后远远地能看到一些起伏。我们订了百内南门外的旅馆,但是半道封路,只能绕到Cerro Castillo后再绕回到南门,走了不知道有多远的砂石路。从南进入百内会经过Toro lake,渐渐地有些新西兰的感觉,湖水呈青蓝色,远山层叠,岩体明显,似无人之境。

当百内那排凌厉的山体出现在平缓的层山后面,心情也随之激动起来。南门外的几家旅店都在一片河谷之中,从高坡往下看去,河水蜿蜒曲折。河谷中有马群随意溜达着吃草,散落的小木屋和背后的雪山自成一景。

查了天气预报,似乎晚上会开始下雪,怕第二天看不到美景,我们放下行李就进了公园。因为晚上八点后不再卖票,工作人员确认我们并不会去爬山只是看看日落后就让我们直接开车进去了。公园里面也都是砂石路,一路尘土飞扬开到Pehoe hostel的停车场,百内的山就感觉近在眼前了。

订旅馆的时候也没有研究,其实这个pehoe hostel位置绝妙,湖中岛上,树林之间,又对着鹿角峰(Cuernos del Paine),风景叹为观止,简直就是我心中理想的房子,要不是这里交通不便,真想以后没事儿来住一住,对着湖光山色发呆。不过用湖光山色来形容百内似乎过于秀气了,鹿角峰一道豁口,如两把刀锋耸入云间,气势逼人,我在instagram看到一张摄影师的照片后便对此山念念不忘,亏得南极船票要等的时间长,才有幸能来转一圈。

我们在小岛的山坡上等着日落,一等就等到了十点,直到天上的云发出些淡淡的粉色才打道回府,在一个地方发呆一个多小时也丝毫不生厌,只是怎么看这山怎么喜欢。

百内主要有三座大山,最西边是Paine Grande,中间鹿角形状的Cuernos del Paine,以及鹿角峰东北方向的三塔形Torres del Paine。游览方式基本靠走,有一条W形路线链接Paine Grande西边的Grey Glacier河谷,Paine Grande和鹿角峰中间的Frances谷,以及Torres del Paine东边的Ascencio谷。还有一条O形路线环绕了三山。这两条路线都需要多天露营,如果要走的话要和访客中心报备。百内国家公园的门票是每人21,000智利peso,三天有效,如果第二天要重新进入的话,买票的时候要在票面后面写上名字和护照号码,由工作人员盖章。

8号又回到园区看山,心情愉悦,恨不得每到一个湖,就要衬着鹿角峰来一张。我们是没有露营能力的,所以准备爬一个很短的Condor lookout。地图上显示这条路线的起点在pehoe camping area,但是把车停好后在营地转了一圈,也没瞅见有什么路标,只能简单粗暴地往山上走,山上能见到一两个在爬山的人,直接走过去就能找到一条小道。所谓小道也就是把草铲了而已,大概三十公分宽,容一人通过。

随着海拔的升高,风也大了起来,一开始也没有当回事,但是Patagonia的风很快展现了它的名气。到了山口的时候,我都不用再往上爬,只需要伸开双臂,风就托着我往上跑,一路后仰着只需要倒步子,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爬很高,所谓欲上青天览明月,也就是这种力道了吧。离山顶越来越近,风景也越来越美。我心中一直觉得新西兰皇后镇到Glenorchy的那段路是我见过的最美的风光,但是在百内我觉得这个纪录要刷新了。除了和新西兰类似的青绿色湖水与宛若史前的山峦起伏,这里还多了一份自然的凛冽与壮观。

在将要到山顶的时候,还可以顶着疾风站着来几张照片,等我们真爬到了山顶,就真的完全站不住,只能坐着照相了。

下山的时候也很好玩,猫着腰往下使劲冲,才能顶着风前行,我觉得很新鲜,玩得不亦乐乎。山上有很多经历了森林大火的树林遗迹,一面灰白一面焦黑,树底野草被风吹着,凭空多了一些萧条。我看到茂密的狗尾巴草,横竖也走得累了,干脆一下子躺了上去,惬意至极。

顺着小路走下山,我们也总算搞明白了这条路的起点,其实在camping area入口往北一点,有一个停车场。

走完了Condor lookout,我们又去走Cuernos lookout,起点附近有个小瀑布,没什么特别的,过了小瀑布再走一个小时左右,就能走到Frances山谷的正前方,也就是Paine Grande和鹿角峰中间,两山之间是一个巨大的风口,风力估计有十级。一般形容风大,都说感觉要被吹跑了,但那个是夸张手法,都不大可信,只有在这里,才是真正的要被吹跑了。在lookout的终点,都没有照片,因为根本没法面对着风站着,不仅站不住,相机都拿不出来。我约莫是头一次体会到了刀割一般的狂风,背对着风口,想回个头,脸上仿佛是被鞭子打着。不知道是多么禁吹的人才能去走W路线,走进这个风洞一样的Frances Valley。

在这里,我和我心爱的鹿角峰只有一水之隔,但是看着三山前环绕的这片湖水,忽然觉得三山之中仿佛有什么魔鬼洞窟。这片山体和周围线条柔软绿意盈盈的山峦格格不入,岩体漆黑,没什么草木,山峰凌厉,上挂积雪,仿佛是平地而起的一座城堡,险峻嶙峋,大剌剌地占地为王。狂风从山谷中呼啸而来,席卷天地,若是出现在什么小说里,一定邪气得很。

从Cuernos lookout往回走的时候是顺风,此番真是乘风归去,可能因为天气变得不太好,有点下雨,风越来越大,顶不住狂风的我只能顺着风势往前迈步,好几次在后面喊着“我来了我来了”,然后一头撞在爸爸背上。云层渐厚,山峰基本都隐去了,我们便驱车前往Las Torres路线的停车场,看有没有运气看见点Torres del Paine。

从停车场其实能稍微看到两塔,真要Torres三塔看全,这条trail得要走上四五个小时,也就是W的最右边的路。当时已经下午四五点了,单程四五个小时是肯定走不了的。我和爸爸爬到停车场旁边的山坡上,想说能不能角度好一点,但其实反而三塔被挡住得更多。于是我们就在山坡上往Torres的方向暴走,也没找到有什么trail,最后无奈下山,碰到了一个背包客,他说Torres的trail起始在las torres酒店后面,结果等我们走到酒店,都折腾了快一个小时。问了几个说英文的旅客,他们说远远看到三塔得至少走上三个小时。因为这一天走得不少,脚觉得有点磨了,我们就放弃了。还好我对三塔山没什么感觉,于是出园的路上拿长焦照了一下,聊表心意。

南半球的阳光太毒,我又疏于防晒,晚上鼻头泛红,脸颊也被吹得皴得要命,又敷面膜又招呼精华,再抹上厚厚的面霜。这一天走了大概20公里,腿又疼得睡不着,拿出水瓶当成泡沫轴滚一滚,要不是爸妈都睡了,真的想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虽然如此,百内的风景崇峻至极,飞跃心中top 1,不虚此行。

(Patagonia阿根廷部分见另外一篇)

sign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