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ogue

秘鲁 | 神迹不如芒果铁盘

January 4, 2018

此篇为利马,库斯科,马丘比丘游记。

12月22号下午,从南极的航程缓过神来,我们在Punta Arenas坐飞机,经Santiago,到达Lima。原定零点多降落,但因为晚点加上等行李,我们折腾到酒店已经凌晨三四点了。Lima有Uber运营,不过在机场Uber司机和的士司机一样在一边等着,拿手机抢了单就走到门口找客人,然后让客人等着,司机去付停车费取车。

虽然是凌晨,不过利马路上的车并不少,我们住的酒店似乎在酒吧街上,有夜店一直热闹着,我稍微克制了一下自己才没有大半夜下楼找吃的。酒店很破,和整个利马给人的感觉一样,破破烂烂的三四线城市。唯一的亮点是早餐。南美的宾馆基本都提供自助早餐,无非是些面包火腿奶酪,好的地方有鸡蛋制品,外加酸奶和各种麦片,还会有一些水果。我们这次住的酒店早餐里有切好的芒果,满满地盛在那种食堂用的大铁盘里。

我一直挺喜欢吃芒果,但是又对芒果有点过敏,得切好的才能吃,不能沾到嘴唇外面,通常最多了也就是妈妈在家帮我弄上一碗,从来没有过想吃多少就有多少的情况。在利马这两天早上,我是一碗一碗拿着芒果,吃得无比满足,其他食物都不吃,觉得占肚子,只是一片一片吃芒果,对利马的印象立刻就变好了。

23号我们睡了个懒觉,爬起来走去城中央溜达,恰好赶上武器广场政府大楼门前的阅兵表演,大概就是几个穿军装的人做做操,骑骑马,反正也没别的可以看,就随便瞧了瞧。

凑完热闹就在广场周围找了个饭馆吃饭,想着这样的地段口味应该不会太差。我叫了秘鲁特色的海鲜饭,结果完全被惊艳到,海鲜料很足,有我心心念念的扇贝,各种虾贝混在米饭里却一点都不腥,后来就再也没吃到了。

吃过饭就在古城的步行街溜达,好像九十年代的北京王府井,有各种小商店,最受欢迎的是肯德基,看到有冰淇淋店我们也停下来买点。从Santiago飞Lima,有很多人买电视托运回秘鲁,觉得略微奇怪,所以经过电器店还跑去看看价格,也没看出所以然来。就这样逛到城里的另外一个广场,就回酒店歇着了。

24号一早,我们赶飞机从Lima到Cusco。别看Lima破破烂烂,老实住了将近两千万人,满街的机动车堵得乌烟瘴气,即使是早上六点多,也挪不动道儿。我提前在网上(taxidatum.com)订好出租车在Cusco机场接我们去Ollantaytambo赶火车,肯定会比在机场直接找车贵,但是还算方便快捷,司机举着名牌等客人,不用费口舌或时间。

插播一段瞬息万变的攻略:进马丘比丘有两种方式,要不就是坐火车,要不就是沿印加古道走进去。我是不能忍受不洗澡的徒步路线,所以踏踏实实买了火车票。火车票有两家公司在运营,一家叫Peru rail,一家叫Inca rail,往返要小两百美金,是的,美金。票都可以在网上提前订,然后在卖票点(机场火车站都有)取票。坐火车有两个地方可以选,一个叫Poroy,距离Cusco二十分钟车程,一个叫Ollantaytambo,从Cusco机场开过去得两个钟头。但是从Poroy出发的火车基本都在上午,为了前一天晚上赶到马丘比丘,只好去Ollantaytambo坐火车了。

Cusco海拔3400,出机场的时候可以领古柯叶子,我也不知道那玩意要怎么用,放在嘴里嚼嚼,超级难吃,直接吐了。

上了出租车以后我们很快睡着了,也许是高原反应吧,头感觉有点紧,然后就是排山倒海的睡意。司机半路还停车让我们看风景,我勉强抬起头,打开车门走了两步,就又踉跄回来睡觉。秘鲁的地名儿念起来都怪好玩的,什么Urubamba(“乌鲁棒把”),马丘比丘,提提咔咔……满眼装婴儿咿呀学语的即视感。

从Ollantaytambo坐火车大概一个半钟头就能到Agua Caliente,马丘比丘山脚下的小镇,如今似乎就直接被称为马丘比丘镇了,免得游客一脸懵逼。火车上提供一些零食,车票上的关于行李的限制也没有人执行,我们所有箱子都跟着我们上了车。铁路是沿着Urubamba河谷修的,很窄,左手边有风景看,右手边就经常挨着树或者挨着土,没什么看头,不过坐左边还是坐右边纯凭运气,卖票的人也不是很清楚。

插播一段攻略:到了我们在Agua Caliente订好的旅馆后,还要去河边巴士站买第二天上山的巴士票,早上五点多就有巴士了,不过那时候售票处似乎并未开门。从海拔2000米的Agua Caliente到海拔2400米的马丘比丘,可以自己爬上去,也可以坐巴士,巴士走标准的来回U字型的盘山公路,公路修得倒也算壮观。

圣诞节这天,我们早上四点就起床了,收拾收拾下楼吃早饭,大概5点出门。巴士站已经排起长龙,但还好巴士数量多,一辆接一辆运着游客,不到六点到达马丘比丘检票处。

彼时公园未开门,几只狗在竹林间打闹,偶尔闹得狠了,惊着一群游客。山里全是雾,一路什么都瞧不见,只是觉得天色慢慢亮了起来,对面的群山在迅速变幻的云雾间隐隐约约看个影儿。

开门检票以后,我们也没跟导游,就闷头往里走,没几步就见一块块石头垒起来的断壁残垣,有些修葺得新一点,还按原来面目加了房梁铺了茅草顶,有些已经腐蚀坍塌,石块上全是青白苔藓。因为雾大,我们只能随便捡路走,也看不到远处,顺着古道,哪儿人少往哪儿走,就在青石间穿梭。

古城遗迹里有很多散养的羊驼,抑或是野生的,也说不准,大剌剌地鸠占鹊巢,吃梯田里的青草,不顾任何栏杆路障,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在一片迷宫般的石墙中熟门熟路。有一次我刚拐进一个石门,就瞧见远处不知从哪个小巷里冒出三只羊驼,缓缓朝我这石门走来,在距离几米远的地方停下,我估摸着可能是挡着它们的道儿了,就从门里退出去。果不其然,没一会儿就有一只胆大的羊驼从门另外一边张望过来,长长的脖子上面有一对好奇的眼睛,我安静地笑起来,然后它迅速穿过门洞,走到一边。后面两只羊驼见同伴通过,也依次冒头过来,最后一起浩浩荡荡走向石墙深处。

即使没有地图,没有导游,即使满山浓雾看不到十米外,马丘比丘的面积注定了我怎么走都能迅速把这个地方走全,并且有些地方还走了不止一遍。偶尔碰到说英文的导游,也上去听一听,无非就是这个屋子是干嘛的,那个石头是干嘛的,祭祀、宫殿、观天,古文明三板斧。

老实讲,对于马丘比丘我是很失望的。印加文明作为南美三大文明之一,可能在西方人心中有一种可爱的吸引力,因为和西方殖民者有直接接触,留下许多藏宝传说,凭空加了很多戏剧感。但是只要想到马丘比丘建于十五到十六世纪,那时候我们都已经大明朝了,都已经烧过汝瓷写过唐诗,我看着这满山的石头,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

要说古城遗迹,我心中觉得至今还没有什么能超过庞贝,一个完整昌盛的古城瞬间倾覆,瓶瓶罐罐散落其间,鲜艳的享乐壁画尚未剥落。庞贝空气中弥漫着冷冰冰的死气,马丘比丘慢慢荒废与自然和谐一体,一个震撼得毛骨悚然,一个让人点点头,说句“也就这样吧”。但是来了秘鲁能不来马丘比丘吗,来了南美能不来秘鲁吗,毕竟免签啊,真是不得不来,来了又不得不叹气,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要说马丘比丘比较奇巧的应该是选址,从山下完全看不到山上的天地,这片山峦里每座山都很高,但山涧又很深,好像放大版的桂林,而马丘比丘的所在地却是两山之间连起来的地方,难得是块高地并未落到河道,但城两旁就是深达河道的山涧,一点都不含糊。

我们买了爬马丘比丘山的票,九点的时候就进山门爬山,山路也是一路向上,毫不曲折,两公里的路,海拔上了六百多米,真是够累人的,往返大概三个多小时,下着蒙蒙细雨,即使拿着登山棒,感觉膝盖也快报废了。即使这样辛苦爬上3061米的山顶,两边也仍然云雾缭绕,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有艳粉色的山花烂漫,蜜蜂惬意。快下到山底的时候,天终于有一点点放晴的样子,雾气散开了些,我们终于能看到马丘比丘的样子和城背面的华南比丘。

下山以后在Agua Caliente吃午饭,当地人并不大淳朴,随手在账单上就扣了我们超过20%的小费,本来我是不想介意的,但是手头索尔不够了,就补了几个美金,剩下2索尔那个服务员还坚持要,我就怒了,指着小费那栏直接跟她骂了两句,她立刻理亏走人。在南美玩了一圈,一直语言不通,能说英文的当地人简直凤毛麟角,但是只要一发怒,对方绝对能明白你的意思,人性本贱。

从马丘比丘坐火车到Poroy要四个小时,坐在我后面的白人男人们在聊天。

“噢,我是创业的,主要是给公司提供xxx……”

我不禁翻了个白眼,天涯到处是硅谷创业工,give me a break。

“是吗,我在saleforce工作。”

“太巧了,我每个月都要跑几次saleforce。”

我戴上耳机。下火车的时候摘下耳机,发现聊了一路的他们已经惺惺相惜,开始互相留email。

“Embarcadero那家秘鲁菜馆去过吗?菜量又小又贵。”

“La Mer吗?”

我暗自点点头,这倒没说错,记忆中是真的很难吃。

等我们从Poroy打车到Cusco天早就黑了,我们订好的宾馆说那个房间不巧在维修,只好带我们去别的宾馆住下,如此折腾一番,实在累了。

最后插播马丘比丘攻略,仅供参考:马丘比丘门票可以在官网(www.machupicchu.gob.pe)购买,购买时只有西班牙语,并且网站用Flash做的,还好爸爸带了个Surface,并不受限制,一人门票大概六十多美金。马丘比丘参观一天分两场,大概有几千人的人数限制,只有上午场可以爬山。山有两座,马丘比丘山(Montana Machu Picchu)和华南比丘(Huayna Picchu),各自一天有几百名额。前者爬的人少,好预约上,但爬的时间长,山更高;后者需要提前预约,经常爆满,路陡而险,但是时间短,山也不高。如果只想看马丘比丘全景,完全不需要爬山,进了公园往左向着马丘比丘山方向走到高地观景台就可以了。爬山的话,相应在公园逛的时间可以延长。公园里没有洗手间,如果需要上厕所,须得出了公园去收费公厕,然后重新进公园,门票允许重新进入一次。

离开利马的“芒果”宾馆,就再也没发生过芒果随便吃的状况了,Cusco街头有老太太卖芒果,一索尔三个,但是核儿大而且也不太甜。

当然我们在Cusco留一天并不是为了吃,而是为了玻利维亚签证。似乎有人在网上写了攻略,教大家如何在Cusco办签证,所以我们到达玻利维亚使馆的时候,已经有一屋子的中国人和一屋子的韩国人。因为是圣诞节后一天,领事馆只有一个人在工作,韩国人不需要签证费,而交签证费的银行早上还没开门,领事这时就只给韩国人办签证。

办签证需要提前在网上填表打印,上传好扫描的材料然后携带复印件来现场查验,我们以为一家子只需要一份复印件,结果每人都要完整的材料,只得赶紧去复印,不过最后顺利地办了签证,不再赘述。

中午我们去了前一天路过的中餐馆,里面只有我们一桌客人,有个说着不大流利中文的中国人,在我们的指挥下叫厨房炒了个白菜,又叫了两个典型国外中餐菜单上的玩意,就着炒饭,饱餐一顿。

本来想去Cusco古城溜达溜达,结果下了小雨,左等右等雨也没有要停的样子,只好冒雨出门该去哪儿去哪儿。走去武器广场的路上全是纪念品商店,是各种印加传统的编织和羊驼毛制品,街道狭窄,只容一辆车通过,却仍然在走车,行人只能拘谨地走在更狭窄的行人道上。

城虽然破旧,但是南美人对鲜艳的颜色充满喜爱,总是把整面墙或者门窗涂上个性的色彩,一片绚烂。我有点儿好奇,当地人叫别人来家里做客,会不会说“我家是某某街上橘黄色的那个房子”。

青石的街道向晚,在一个街角终于碰到本地大娘在卖水煮印加老玉米,一粒一粒颗粒巨大,赶紧买来尝一尝。看大娘的比划,想着之前买的芒果,以为是一索尔三个,怎料是三索尔一个,忙不迭喊着被宰了被宰了。

在Cusco溜达一下午,老甲壳虫使用密度最高的地方,是不是在这儿。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