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ogue

天空之镜与地外之荒

January 5, 2018

此篇为安第斯山脉边的乌尤尼盐原与阿塔卡马沙漠,字多图适量。

因为玻利维亚签证,我在Cusco耽搁一天后,27号飞往玻利维亚La Paz。在机场直接混了两个小时办手机卡,因为sim卡需要一个小时激活,而激活前又不能充值,怕离开机场后语言更成问题,最起码机场的运营商服务员还会用google translate。

中国移动发来短信,提醒我们La Paz机场海拔4000米以上,我像没事人一样走来走去,妈妈略有些头疼,趴桌上睡了一觉。

从机场打车到巴士总站,下山时可以看到漫山遍野的砖房,密密麻麻,蔚为壮观。巴士总站是山下市中心一座浅黄色的欧式建筑,里面店铺林立,无数不同规模的巴士公司各自为政,来客老老实实一头雾水。我们来往两边过道绕了几圈,终于找到我们要坐的巴士,卖票的说晚上七点半再来,遂找了个存包的店铺放下行李,准备在城里逛一逛。

下午一点多左右,我们来到市中心广场旁边,某app号称la paz排名第二的餐馆,中午只有意大利面可以吃,选项匮乏,所幸价格便宜,就在白墙黑瓦的小院子里坐了下来,听街上喧嚣,吹吹穿堂风。

结果,菜还没上,我就开始觉得头晕,胃也不舒服,似乎是高原反应全方位爆发了。之前最多也就是气短,要多喘喘气才能应付日常活动,但并不觉得难受,眼下却是异常难受,怎么喘气都不舒服,面对食物毫无胃口,一阵儿一阵儿地觉得恶心。我打开手机,看静态心率已经飙到一百以上了,再一看,从前一天在Cusco就是这个心跳频率,看来一天半之后,身体终于抗议了。

吃完饭(基本没吃)后我缓慢地在街上挪移,快走两步感觉都能要我的命,街上也瞅不到哪里有提供氧气,都是本地人目不斜视健步如飞,转头看中央广场一角有个药店,就挪进去买了高原反应的药,西药成分,一天三次。

La Paz特别脏乱,城中央感觉满街都是小商品批发,车来车往,尘土飞扬,中央广场也没什么特色,还不如Cusco,因为一直觉得恶心,突然有点想吃橙子解解腻,结果街上隔几步就是一个榨汁的摊子,却不单卖水果。

回巴士总站的路异常艰难,明明只是几百米而已,咬着牙坚持能用龟速走一百米,然后就要坐在路边大口喘气,瘫上五到十分钟,等心跳降到110左右再继续,过马路什么的更是挑战。鉴于这么严重的高原反应,下午我就完全躺在巴士站的长椅上,混吃等死,直到晚上八点上了去Uyuni的巴士。

玻利维亚的长途巴士基本都是过夜车,网上对其有各种恐怖及戏剧性的描述,从La Paz到Uyuni是旅游路线,据说条件还算不错,双层车,椅子能后仰很大角度。车开出巴士总站,司机还要在城里各地停靠拉人,直到所有座位都坐满,楼梯口那里似乎也坐着本地大娘,和司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叽里呱啦地正好吵到坐在楼梯旁边的我。

似乎还是因为高原反应,浑身的感觉就像发烧,肌肉酸痛,一点力气都没有,躺在椅子上懒得动弹,不由想起庄子那句“相濡以沫,相呴以湿,不如相忘于江湖”,感觉自己嘴唇一张一合努力呼吸的样子像极了那两条濒死的鱼,心里不停在后悔,为什么要在高原呆这么多天。难受的时候,很怕不是因为高原反应,而是真的感冒发烧了,高原肺水肿还是很吓人的,越google越吓人,只好关上手机睡觉,不然更头晕。

半路上厕所也是挣扎,本来就没什么腹肌,要非常努力才能从葛优躺的姿势中坐起来,下楼梯去卫生间,咬牙坚持,再爬上楼梯,然后迅速把自己扔进椅子里滑下去大口喘气,缓上五分钟才能说句话,当然说话太费气了,能不说就不说。这天晚上,睡觉醒来看看心率,也都在110上下,没吃什么东西,也没有好转的迹象。

28号早上六点,我们在斜风细雨的阴天里到达乌尤尼。小镇一片灰暗,冷冷清清,下了巴士,拖着行李走在凹凸不平的公路中央,仍旧走一走歇一歇,好不容易才走到预订的酒店。

我们计划在Uyuni停留两天,但看天气预报,两天都是阴雨天气,不由觉得扫兴,尤其是心疼自己千辛万苦顶着高原肺水肿的风险折腾到此处,若是看不到天空之镜,实在气人。

可能老天感受到我的怨念,八点多的时候天色渐渐亮起来,绵绵不断的乌云中撕开了一小角蓝天,我们赶忙去街上找家旅行社(Betto Tours),定一辆吉普车,说好十点来酒店接我们。怎料九点多的时候,我们正收拾,旅行社收钱的小妹来了,说没有安排到车,只能退钱。

没什么其他办法,我们只好继续上街找车,最后找到Betto Tours旁边的一家,150美金包一天车,直到日落后,十一点左右可以出发,为了防止再次被放鸽子,我们这次就坐在旅行社里干等着。

司机是个来自La Paz的年轻小伙子,个子不高,黝黑的皮肤,一眼就能看出是当地人,他倒是会说些英语。通常Day Tour是从参观火车遗迹开始的,但是看着一小片晴天和山边滚滚乌云,我们叫他跳过这个景点,直接去盐原。去盐原必经一个叫Colchani的小镇,说是小镇,我觉得其实就是一些破烂的工人棚,也许和以前的盐矿有些关系。小镇上停满了载客旅游的吉普车,街两边都是卖纪念品的小店,游客比肩接踵,司机说,先在这里吃午饭。

午饭难以下咽,就算我没高原反应也吃不进去,烤得很老的牛肉和一些煮过的胡萝卜,还有一碗看起来一粒一粒的夹生饭。乌云已经扩散到头顶,我们无心恋战,扒拉两口就叫司机赶紧出发。

我一直在想,要怎么描述见到天空之镜的震撼,奈何不是诗人,词汇贫乏,激动时只能脱口而出一些粗俗的脏字,聊表心意。第一片水域在入口的西南方向,我们在漫漫的六角形结晶地上行驶,看不出个所以然,司机却指着远方说,水在那儿。等车停下来,打开车门走进水中,看到四面八方上天入地都是蓝天白云,我能做的只有尽力地蹦跶,照些照片。

我们停下来的第一处,基本满足这些条件,水面都没不过人字拖鞋底,也就是不到一厘米深的薄薄一层,唯一的遗憾是水天相接处仍然有一条痕迹,即便如此,我们也难掩兴奋之情,在这里手舞足蹈,什么高原反应都不顾了,实实在在拼了命地照相。只不过水虽然看起来清澈,毕竟是饱和盐水,随便跳一跳就能在衣服上留下点点白斑。

玩过这片水域已经觉得不虚此行,虽然照片上能看到水天相接的痕迹,但肉眼看起来不明显,已经觉得漫天漫地蓝天白云。司机接下来开车带我们去盐砌的酒店,似乎是个游客中心,扯着万国旗,只是此处没有水,一眼望去都是白茫茫亮晶晶的盐。

接下来要去Incahuasi Island看仙人掌,这个小岛大概位于盐原中心位置,盐原面积有一万平方公里,平均起来是一百公里见方,开去小岛就有百八十公里路,大概一个小时。路上开着开着,突然眼前一亮,恍然间便到达一片真真正正浩渺无边的天空之镜。司机不禁感叹,说三天前这里还没水,估计是前夜的大雨。

眼前的景色再一次无法形容,此景实在只应天上有,四周全是白云的倒影,水天相接处毫无痕迹,看不到水域尽头,除了赞叹就只能睁大眼睛看来看去,感谢老天赐予的好运气。

开往仙人掌小岛的路上有很多水域,司机在盐原上开得舒爽,我们看着窗外绵绵不绝地天空之镜也很舒爽,在一片浅蓝与纯白中兜风,觉得自己仙气飘飘,随时就可以得道封神了。

 

仙人掌小岛上长满了巨大的仙人掌,很多都有两三人高,岛不大,交了公园费进去沿着山路走一圈就可以了,不过我仍然是走几步就呼哧带喘的状况,所以踏踏实实走了两步看看仙人掌就原路返回了。

随着太阳渐渐落下,乌云也几乎填满了天空,广袤的盐原上已经有地方开始电闪雷鸣下起雨来。同时也起了风,一起风水面的倒影就消失了,我们把车开到第二次停留的水域,远看根本看不出地上有水,打开车门才能确定,水还在,只不过倒影没了,六角形盐晶凸起的部分会露出水面,看上去一片粗糙。鉴于此,我们也就放弃了看日落的打算,直接回去乌尤尼,归途中的晚霞颜色和谐而艳丽,倒是比落日好看。

29号本来安排了早起看星星的行程,但是前夜云层很厚,也就作罢,一觉睡到天亮自然醒。高原反应仍然很有存在感,除了晚上总觉得好像发烧了一样,白天也没什么力气,静态心跳在100左右,上下楼仍然觉得困难,晕晕乎乎的,于是干脆在沙发上瘫了一天,看看小说打打游戏。到这时,我已经有三天多静态心跳都在100左右,觉得心脏有些不舒服,隐隐作痛,心里担心,还好马上就能离开海拔3600的玻利维亚高原了。

30号买了一早五点的巴士票,出发去智利San Pedro de Atacama。这次的巴士比之前La Paz到Uyuni的巴士破烂许多,路也都是石子路,一路颠簸。从Uyuni到边界都是戈壁荒地,日出时候有云,倒是车窗左右全是红彤彤的火烧云,让我在睡梦间睁了个眼。

还没到边界,车就停了下来,两个司机打开行李箱拿出工具箱开始修车,据说,没有经历过巴士事故的南美旅行是不完整的,除了祈祷司机们神通广大赶紧把车修好外,还是闭上眼睛睡觉为妙。

玻利维亚的关口过得很快,每个人交15块玻利维亚币就可以了,智利这边是一如既往地慢,每个人拿着行李下车,有海关工作人员一个一个查,看有没有什么违禁蔬果,不过也就是形式上严,真正翻起包来也就意思意思。进了智利就都是柏油马路,可是因为车太破,开起来感觉还是和在土路上一样颠簸。路两边都是沙漠景致,寸草不生,远处山石交错,看得人蔫蔫的。车在Calama停了一下,然后才往San Pedro de Atacama去,大概下午三四点到达。

出了巴士站就是炙热的太阳和火烤的公路,镇上都是红色的胶泥房,整整齐齐,只是行人道和公路上静悄悄的,没有任何生气,我们拉着行李往旅馆走,没两步就觉得胳膊晒得发疼,赶忙拿了个衣服出来披上,也不管热不热,别晒伤才是重点。

到旅馆收拾完毕,就去小镇主街上吃饭,换些智利peso,又找家旅行社,定了第二天月亮谷的行程。Atacama海拔已经3000以下,总算是没有难受的感觉了,但也没有想象中的可以呼吸氧气的畅快,大概是太热太干燥了。

2017年的最后一天,早上起来后无所事事,发现这里人爱吃馍,把馍当面包,夹着东西做早饭。太阳渐渐爬高,很快就在脑袋正上方,影子都缩成一点。

月亮谷的行程在下午四点,从旅行社出发。其实这个公园就在小镇旁边,开车十分钟就到。似乎叫做月亮谷是因为这里是地球上和月亮最相似的地方。其实不论是乌尤尼盐原还是阿塔卡马沙漠,都曾经拿来拍摄种种外星电影。要说地貌,其实和新疆以及犹他州亚利桑那州有些类似,只不过更加荒凉,不仅是荒无人烟,而且是鸟不拉屎寸草不生,这种荒确实是比较有特色。

月亮谷中地貌丰富,有风蚀的岩石,有沙山,风吹过有沙子刮到身上,割得生疼,还有附着盐晶的白色盐碱地,看日落的地方有峡谷,和美国的大峡谷有点类似不过小了很多。

这天是阴历十四,太阳落下后月亮已经挺高,其实比起日落,月亮似乎更好看一些,正好在镇外智利某著名火山边上,若是冬天,火山顶上被雪覆盖,估计会有种富士山的感觉。

就这样我们在智利送走了2017年的太阳与月亮。2018年第一天,中午坐巴士回到Calama,发现要去的餐馆都不开门,只好老老实实去机场候机,晚上飞Santiago,2号早上飞布宜诺斯艾利斯,下午飞伊瓜苏。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