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up with your email address to be the first to know about new products, VIP offers, blog features & more.

啊,我的下颌关节

父母离开美国的时候,留下了一大包没吃完的花生,而我一向见不得家里有零食,所以每天晚上都要扫荡一番,但是Costco的大包装实在是让我心生疲惫,咬得下颌关节都有些酸痛。

上个周日,我像往常一样起床,喝粥,但在吃着妈妈炒的雪菜笋丝时,发现右边下颌关节不大好用,一咬就疼。我囫囵把早饭吃完,然后惊恐地发现,当我闭上嘴的时候,右边的上下槽牙们碰不到一起了!只要稍微一使劲咬,右边下颌关节就痛得厉害,现在想想都后背发凉。

当然,万事问Google,鉴于小时候的几次肩关节脱臼经验,首先查查下颌脱臼,但是看来看去,好像其他人都是嘴巴合不上才确定是下颌关节脱臼,而我上下牙之间也就是差个两毫米,那大概不算脱臼吧?不巧又是星期天,想到要去看美国的医生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时间,万一是脱臼然后万一那些医生手生,我岂不是要痛死,于是一个讳疾忌医、且其实还不会在美国看病、且非常害怕自己去看病、且只盲目信任协和大夫的我就自己努力地拿手托着下巴,花了真的是大半天的时间在那里咬牙切齿,终于凭着总是出现得不合时宜的毅力和对疼痛的忍耐力,把上下牙成功地咬到了一起!

真想给我自己一个大写的服字。当我欣喜地发现虽然疼痛,但还是能把牙齿咬到一起之后,我开心地该干嘛干嘛,还跟爸妈说估计过两天消炎了就不痛了。心真是大,我还能说什么。

当然,两天之后,牙齿还是什么东西都不能咬,而且由于咬合位置的变化,一夜睡醒牙会酸。另外,我记得牙齿正畸之后牙中缝的相对关系,照照镜子,发现上下牙缝的关系不大对头啊,感觉有个一毫米的错差。要知道,我可是经历过两次牙齿正畸的,强迫症如我曾经还想去弄第三次的,当发现下颌关节莫名其妙的伤痛影响到我的牙齿以后,我简直一刻都不能忍,立马跑去Google了个湾区的华人正骨大夫,发邮件给教授请假,去看医生。

该大夫,简称J,诊所开在San Mateo,到了地址,发现是一片住宅区,星期二下午三点多,连个人影都没有,我心里有些慌张,把地址截图下来发给好友,以免自己有个三长两短。但还好,J的手艺确实不错,她摸了摸我的下颌关节,让我张了张嘴,确定是下颌关节脱位了,然后掰了掰下巴,整个过程并没有什么痛感。(废话,一个关节脱位还愣能把牙咬上的痛都经历了的人,掰掰下巴算什么!)顺便让J也看了看我一使劲打正手就一定会受伤的右肩膀,然后拿了几副膏药,就走人了。

当然之后的几天也还是不能吃什么硬东西,咬牙稍微使劲还是会疼,周五又去复查了一下,又稍微掰了掰位置,痛感又小了一些。今天,一周过去了,总算能做一做咀嚼的样子了,虽然还是不敢吃硬一点的东西,每天汤汤水水的。

唉,苍天啊,当我说“人生苦短,多经历些无妨”的时候,我真的不是指经历这类奇奇怪怪的事情!而且,人啊,就应该直面惨淡的人生,像我这种各种关节都比较脆弱的人,就应该这辈子都不要吃花生了!当然,最重要的是,诸位啊,关节脱位了不要自己愣掰啊!

sign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