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ogue

木兰秋围

September 15, 2010

8月12日那个星期我们开车去了塞罕坝。时间,地点,人物。

起因是为了磨合一下我们的Koleos,不过游玩本就没什么缘由,觉得天气不错便想出去玩,随便找个近点的地方就好。我们把后座的一个座椅放倒,这样连着后备箱有很大的地方,铺上席子,便是米兰的地方。米兰对于车的喜爱远远超过于宾馆,或者外面的世界。我们有的时候晚上吃饭把它留在车上,它自然很是惬意,丝毫没有想要下来的意思。

我们早上出发,上到围场,自然有路标指向塞罕坝。门票两天有效,公路两边都是雏菊一样的野花,有紫色的,有白色的,或高或矮,只是有些稀疏。按照游览图上的标识,先到了一个叫月亮湖的地方,就是一个小水塘,很多水上娱乐活动,我们也并不是很感兴趣。后来我们想还是赶紧去找住的地方吧,便到了一个有点像镇子的地方,全部是旅馆,进去问了一家,说是第一天200,但是星期五晚上算周末,要560。我们出去旅游好像还没住过如此贵的地方,于是决定到其他的地方问问,结果就是,仿佛所有的旅馆都客满了,然后有空房的地方都恨不得四位数了——又是一种闯进了贼窝的感觉。最后还是回到了最初的地方,订了房间。

因为还有时间,便又出发了,正是下午的阳光衰落的时候,到了七星湖,就是七个小水塘,每个水塘用用一个北斗七星的名字,听起来倒是很美。是个很大的湿地公园,草有半米高,只是不敢走下甬道,因为很多地方都能看到下面的水。米兰倒是不知所以,一心要下去解决三急,只好带着她跑去一个小山坡上,不过那边便近了树林,蚊子肆虐,我们决定明早再继续了。回到宾馆以后雷雨云就上来了,电也断了,信号也没了,去找宾馆,人家很牛地说不住就给你退钱走人,还有客人等着空房呢。还好雨没有下太长的时间,晚上还出去吃了很多小吃——其实就是羊肉串,很多羊肉串。

第二天一早我们又去了七星湖,人很多,我们就在湿地里走了一圈,不过路线设计得不是很好,我们以为应该顺着路可以顺利地走一圈,结果很多都是死路,需要原路返回。有一段树林,有松毯,我穿着拖鞋,走起来很是舒服,软而有弹性。米兰又被迫与很多人合照,她要是凶点就好了,唉。出来以后去泰丰湖,也是个很小的湖,我们最后决定去划船,而且是全家一起。米兰一开始趴在船上,完全不敢动,不过后来稍微勇敢了一点,总之就是老鼠胆。

其实当时为什么要来这边呢,因为是觉得有草原,我喜欢草原给人的感觉,沧寥。登高望远固然给人雄心壮志,但未免有些仿佛征服了自然的感觉,有些沾沾自喜的愚蠢。森林呢,身在其外体会不到什么,身在其中也只是漫无止境的琐碎。大海是跟草原最像的地方,只是海滩的天气大多晴朗,隔靴搔痒,很少体会自然无情的一面。草原是最嘲笑人类渺小的地方,有一种生命力非常强的事物拥有这片地方,人在这里是不起眼的。天气莫测,一片黑云压下来,身边的高草也变得张牙舞爪起来,于是看看四周,这才觉得孤独。不过这边并不是阿尔山那里的一望无际的草原,这里是草原和森林交界的地方,混在一起,于是哪种都不成气候。这里更像主题公园,基本上人就是来玩各种无聊的娱乐活动,射箭,骑马。也不能算骑马,不过是在小丘上由人牵着走一圈。而我觉得最美妙的还是在路边的草地上随意停下车,吃点水果,什么都不做,只是待在自然里。

有很多小漂流,最后随便选了一个号称1.5公里长的滦河漂流,一个人一个筏子,躺在里面。水流倒是很有力,基本上不需要任何助力便能自己一路漂。放松下来看着头顶的天空,有的时候很多树枝会遮住,有的时候随着水流转了一个圈,或者还有蜻蜓略过。然后我不由得想起了罗马建城的神话,那对兄弟还是婴儿的时候被放在竹篮里,在河上漂着,直到一头母狼把他们救下来。原来随着水漂看到的天空是这样一番风景,恍惚可以感觉婴儿把手放在嘴里,看着旋转的白云咯咯笑。这毕竟还是一个美丽的故事。

星期六早上离开塞罕坝,决定绕路去兴城吃海鲜,取道内蒙古。还记得我们上次去内蒙古就被躲在房子边上的警车罚了超速,结果这次又来了一次。70的限速,我们开到80被拦了下来,拦完了还要交过路费。问他们国家不是取消了二级公路收费么,他们说我们就是要收钱。真直白,都不加掩饰。路过赤峰的政府大楼和公安,那个建筑之富丽堂皇令人发指。晚上在兴城吃海鲜,买的时候说公的螃蟹45,母的65,于是我们买了四只公的。结果收钱的时候就变成母的45,公的65,真是明目张胆地宰人,还说什么因为现在就是吃公的。后来我们又找了一家问,还是公的45,母的65。以后这种事情都需要录像,有录像有真相。

有时候想想中国整天号称自己是礼仪之邦,学校的英语课本上整天说中国人friendly,老实说除了孔子说过一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是看不到中国人哪里好客了。如今哪里有纯朴的人,越穷的地方越想办法骗钱,有钱的呢又吝啬。以前北京的的哥们倒是好客得很,如今好多的哥甚至不是北京人,这文化也快没了。晚上走京沈高速,很多地方修路,一堵就一个小时。后来有一段时间妈妈开,我和爸爸睡着了,等到睁开眼睛一看,全是雾,看了眼GPS,发现走去了海滨高速,到北京的距离跟我们睡着前一样。后来爸爸开的时候,妈妈睡着了,我也不敢睡,因为睡意会传染,总不能指望米兰,就她睡得最踏实。于是只好打开Star Walk对着GPS的方向开始认星星,生平第一次认识了牛郎星和织女星,古人真是没什么娱乐,这样两颗星星也能编出那么复杂的故事,如今的电视剧也无非就是这些桥段了。后来我保持清醒的办法就是一直看这两颗星星,来回来去看,试图找到银河在哪里,不过是一点都看不到。五点多的时候进了北京,天快亮了,两颗星星也齐刷刷不见踪影,于是我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六点多,刚到家。

You Might Also Like

  • 马竞 September 16, 2010 at 10:39 am

    我挺喜欢塞罕坝的,不过我每年春节去,雪景很美的,就是太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