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ance

青山綠水

August 5, 2014

在我十八歲得知自己毫無選擇地要來香港上大學之前,我真的從未想過自己會來這裏,而我生活在這座城市的七年裏,我持續性地覺得自己不會在這裏連續待三年以上。事實上,一直到可預見的三十歲,我都會是這種充滿暫住感的心態。

剛來的那一年,我想大三要去交換。後來因為想完成的東西太多,沒時間去交換,又想研究生可以去美國念,結果陰差陽錯留了下來。畢業的時候想走,卻又屈服於七年的淫威。好不容易終於如願以償地離開,回北京也只計劃待兩年而已,明年此時,恐怕又要收拾行囊遠行。這種暫住感會讓人無欲無求,衣服鞋子,買當年穿當年扔的即可,其他喜歡的東西也要掂量一下能不能保存下來。我本是一個對事物非常依戀的人,小時候的東西塞滿家裏的抽屜,這些年過去,我硬生生地變成一個可以隨便丟掉這些物件的人,可能也會有些不捨,但都已經無法浮出到表層意識了。

前兩天回去香港,這個城市在過去八年一直是我的生活和社交重心,我去處理一些雜事,並和朋友們告別。本來應該是一場充滿離別的旅行,我們互相珍重,後會有期,怎知卻又和不熟的人熟稔起來,和陌生的志同道合的人相識。然後我才明白人生並不會有所謂新的篇章,不過是一首波瀾壯闊的賦格,未開始的未結束的,總是交織在一起,牽牽絆絆。我以前不覺得自己有什麽朋友,但現在覺得原來只要待人善良真誠,別人也是看在眼裡的,我心裏由衷覺得感激。有人覺得我把最好的年華留在香港,我不同意,當人經歷不順笑對人生的時候,最好的年華才剛開始。

我想回來以後我應該要寫一篇文章紀念這八年,但好像要不會變成一篇望不到頭的八年回憶錄,要不會杜撰成關於香港的社論。其實八年若發生了什麼,雖不可磨滅但也都已過去,香港什麼樣也已經和我沒什麽關係。我想寫寫我心念的但沒吃到的食物,比如半島的奶黃月餅,又覺得口腹之慾不過過眼雲煙,人生無常,也沒什麽好可惜的。因此萬事俱備坐在電腦前,說出的話卻毫無章法。

想來想去,只能俗氣地感謝世界之大,我們還可以在許多地方相聚;慶幸我們所生的時代,讓我們永遠毋需別離。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