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up with your email address to be the first to know about new products, VIP offers, blog features & more.

No Gardener’s Soul

webwxgetmsgimg

父母周游美国的这一个多月,托付了无数花草给我。

怎奈我欲将心向花草,花草却爱拂我意。虽然也按照规定每周浇两次水,每周浇一次水,但是在上周一阵狂风骤雨之后,看到院子里满地的枯叶,抬起头来,才发现架子上的猕猴桃都已经枯了,这些年郁郁葱葱到处沾惹蜜蜂的嫩绿在不经意间已经消失了。我内心拔凉。

其实这是有预兆的,比如那株从嘉兴扛回来的腊梅树的叶子感觉有一半是枯的,比如屋里那盆兰花也是全部黄了,比如地里应该顺着竹竿爬老高的藤蔓也不见踪影,但还是多年生的植物让人更加垂头丧气。看着满院子长得倒是异常茂盛的野草,我不禁叹口气。还好我是生活在这个年代,让我上山下乡种地的话,估计得饿死几口子了。

想来想去,看看周围会种花的人,也没什么大不了嘛,不就是定时浇水么,短短一个月也轮不到我做施肥这么高端的事情。我也做得不错呀,我都有设好的重复事件提醒来督促我浇水呀。我想可能是气场原因,我散发某种强烈的植物致死气场,靠近浇水的功夫都能把它们变枯,简直可以自比为枯荣大师了。有用的都枯掉,野草自繁荣。

当然心忧的不止这一件事。上周米兰发情,遛狗的时候突然被小区里叫虎子的金毛从背后突袭,骑了十几秒。我在那一瞬间简直懵住了,一是虎子在偷袭中表现出来的赤裸裸的抓住一切机会的决绝让我无语,二是我看着虎子结实的块头实在下不去手,也不知该往哪儿打。于是就为了这十几秒,我开始担心米兰会不会怀孕。

这听着有些夸张或滑稽,但不论何时,不管对象是谁,担心会不会怀孕永远是一个异常沉重且让人憔悴的话题。为此,我在各种中英文网站上开始了调查,从不靠谱的百度知道,到各类国外的宠物网站,到开始到google book上看兽医相关的书,所得信息之冗杂,我可以写一篇辟谣文章来纠正各种百度知道中不靠谱的答案了。但是,关于米兰会不会怀孕我还是没有定论,仍然在持续担忧中。因为不管是人还是狗,所有理论都是概率性的。

于是我开始和所有主人一样,想最好情况,想最坏情况,想入非非。

sign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