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 up with your email address to be the first to know about new products, VIP offers, blog features & more.

新地狱篇

我从来没看过《神曲》。

到今天早上七点,花了一夜时间看完了Dan Brown的Langdon系列新书,Inferno。我想作者大概已经全心全意专宠Robert Langdon以至于读者如我开始同情一个教授在这些年间受到的种种生死考验。总体来说,这本书比上一本《The Lost Symbol》还是水平上稍有好转,以下是剧透。

Langdon从佛罗伦萨一间医院醒来,发现自己失掉了过去两天的记忆,身边有一个超高智商的美女医生帮他逃过了一个女刺客的追杀。Langdon在口袋里发现一个激光笔,打在墙上会出现改动过的Botticelli的Abyss of Hell。(听着耳熟?好像是和Bourne Identity差不多。)两人跟着这上面的线索,穿越层层障碍到达palazzo vecchio去看但丁的面具,不过发现但丁的面具已经被Langdon在前一天和一个同伙一起偷走,二人摆脱了警察的追查继续追踪同伙留下的线索,最后在Cathedral de Florence的洗礼堂找到了面具。

生物学家大反派原来对人口增长非常忧虑,所以决定着手自己解决这个问题。原来面具已经被大反派买下,并在背后刻下了他创造的病毒所在地的暗示诗句。他们跟着这些诗句到了威尼斯的St Mark。这时候书中的势力渐渐明朗,有一个组织在过去帮大反派提供匿名服务,包括追杀Langdon为了拿回激光笔,但大反派自杀前留下的视频让组织的领导人明白到事态严重,于是主动联系大反派的对头WHO的负责人,双方分享了信息,一起追到St Mark寻找Langdon,最终Langdon和他们会和,美女医生溜掉。原来美女医生是大反派的女朋友,并且视频暗示病毒在明天将会爆发。于是他们来到面具后面诗句真正指引的地方,伊斯坦布尔,去Hagia Sophia转了一圈后,最后到达它旁边的地下水宫殿。

下面真的是剧透了。原来病毒已经爆发一周,全世界每个人都感染了,病毒的效果是让随机三分之一的人不孕,以达到抑制地球人口的目的。貌似WHO最后觉得这样也不错,就随他去了。其实故事的后半段是非常牵强的,Dan Brown越来越犯的毛病就是很难自圆其说。大反派是个疯狂的但丁爱好者,所以留下了一系列线索自己指向病毒的所在地?而这些线索又需要Robert Langdon去解释?

Goodreads上对这本书的诟病多是关于大段大段的知识补充,听起来像旅游小册子和维基百科的摘抄。其实我个人对这部分毫无异议,作为西方艺术史的爱好者,可以在书中看到很多艺术史方向常见的词汇以及种种熟悉的建筑物和不太熟悉的小故事,我觉得非常有亲切感。何况一半的故事都发生在佛罗伦萨,我非常明白作者一开始说米开朗基罗就会跑题的冲动,也理解整个Medici Family对于文艺复兴奠基一般的贡献。更何况还有Cathedral de Florence,那个充满意大利色彩的没有丑陋butteress的哥特式建筑以及其文艺复兴式的砖红的穹顶,那时候数学、工程、文学和艺术在很多大师身上并存。想一想,在还没有牛顿的时代,建造在当时最大的穹顶,难道不会让人一想起就心神向往么?我其实很喜欢Dan Brown给这些地标赋予的历史感,当然考虑到他老婆是艺术史专家,这些也不足为奇了。

不知道Inferno会让多少人好奇地去google一下那些建筑,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看到palazzo vecchio之后会不屑一顾。记得曾经Angels and Demons激发了我对Bernini的崇拜,至少这本书中反复提到《神曲》,倒让我真想去读一读。

signature